冰雪

麒麟之王 第一百三十九章 杀出浴火血路或归于使命 2

2020-01-14 09:25: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麒麟之王 第一百三十九章 杀出浴火血路或归于使命 2

2

“这是你父亲的坟墓。[燃^文^书库][]”

陶xiǎo志过了好几天悲伤失意颓废的酒精麻醉之后,被渐惭带到了这里。这里也不是什么神秘的地方,是只剩下几百米高残壁的极心塔,右边是长长一望无尽的废墟巨物。想不到吧,魔界的正义之士居然被埋在这塔的厚厚积雪之下!笑一游丰功伟绩就如之前高高的极心塔一样让人望而敬畏,如今它倒下了,但它还一直在很多江湖人士、平民百姓和渴望和平的人的心中耸立,永远都不会倒下。

陶xiǎo志朝这塔跪了下来,拜了三拜,不管是出于对父亲还是对于正义,这三拜都无可厚非。

此外,渐惭还带了铲和锄头。

“挖开。”

什么?要他挖父亲的坟墓?就算这对于一个正义之士或者一个普通人甚至十恶不赦的人来説都是一种亵渎啊!

“只管挖吧,等一下你会找到它的。”还是渐惭道。

不过在挖之前,还是渐惭道:“你真的决定要当笑一游的儿子了吗?”

陶xiǎo志道:“如果这是事实,那我不敢当也要当了。”

“那就动工吧。”

然后,挖掉了好几尺的厚雪,也弄出了好多残骸,但陶xiǎo志相信这是那些从塔上掉下的人骨头吧。大概挖了有一个深井的程度,然后陶xiǎo志发现了一个精美且很重的金属箱子,从上面的锈看来估计是年代久远的了,是不是二十二年的呢?

“打开吧,这是笑一游留给你的。”

打开之后,里面有一个精致漂亮的玉簪,还有一本书,上面写着“笑游剑法”。

渐惭道:“这个玉簪是你笑一游送给你的母亲,是母亲唯一留下的东西,如果你觉得有几diǎn价值的话,就留着它吧;那‘笑游剑法’是你父亲剑法之精髓总结,练好它,对你以后做的大事有很大的帮助的。”

陶xiǎo志看着这两样东西,一种『迷』『惑』、悲凉的感觉涌了上来,不知所措。

“你们现在可以走了。”渐惭道,“我该説的该做的都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你想怎样做什么都不关我事……只是最好别让我再看到你们了,否则我会想到我的塔还有我的家的……”

陶xiǎo志、紫山老怪和古玄老童就这样离开了,开始了他们之后征程,但他们还没有明确下一站要去哪里。

“这本书给借给我看一下吗?”古玄老童试探『性』地道。

陶xiǎo志道:“不给。”

“我是你师父都不给吗?”

“不给?”

“反正你也不认这个老爹,还是把它给我吧。”

“不给。”

“你看得懂吗?”

“不知道。”

“不知道一定要问我,我一看就会了……”

……

……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紫山老怪是有diǎn纳闷了。

陶xiǎo志道:“去魔仙半边天。”

古玄老童道:“去那里‘麒麟骑士’吗?”

“这是其一。”陶xiǎo志望着漫天飞雪,“我还要做一件很大很大事情——”

“什么事?”

“到时你们便知道了——”

“这话听起来怎么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哈哈……

“给diǎn提示行不行?”

“你猜——”

……

……

其实,説陶xiǎo志过不了火麒麟这关,还不如説他过补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或者很多关,因为在心映池的大门就要关闭的一瞬间,他的剑已经搁在了火麒麟的脖子上了。他本可以一刀下去就可以扫除最后一道障碍了。但是,他没有这样,因为有太多事情困扰着他了。

阿木和铁桶、笑一游、夜天牙、狂非、秦楚如等等人物及其所关联的事情,这些都不是回去了就能解决——这不是一场梦,即使是一场梦,回去了梦也不一定会醒过了。既然命运的巧合把他带到了这里,他就有存在这里的理由。回去是一种逃避行为了,而且回去了也逃避不不了,所以,他有一个重大决定,正如渐惭所预言的:他要继承别人未完成之遗志,完成自己的使命!

他要去魔仙半边天。

大家或许还记得在来极心的路上,他们是要经过魔仙半天的,所以他们只需走过的路回去就可以了。

经过几天的行程,他们终于到达来到了魔仙半天。古玄老童和紫山老怪跟这里的官员都相当的熟,一来到这里便受到了“图书管理官员”田飞的热情招待,并安排了他们的住宿。陶xiǎo志在田飞的指导之下写了“麒麟骑士的表”然后上交,等待回复。对,陶xiǎo志来魔仙半边天当然是来麒麟骑士并且借此大高天下的。至于为什么他变得这么主动了呢,这个连两老都想不明白——反正也算是好事一件吧,而且刚刚搞掂了火麒麟这边。

想要完成一个头衔的认可,需要走很多程序的,这跟在『』那里办事一样的——这个有diǎn关系也是非常重要的,而古玄老童和紫山老怪都有这样的关系,相信这次会顺利一diǎn吧。

经过十多的审核(这种机构的工作效率就是这么低了,谁它叫“『』”呢),陶xiǎo志终于通过了接下来是要来一次“大考”了。在“大考”前,陶xiǎo志便向在这方面有一定经验的古玄老童和紫山老怪。

古玄老童笑道:“其实,我们也没有考过这样的试的。”

他们虽然从“骑士”然后到了“圣斗士”,但是他们从来不用考什么试,因为他们太厉害了,早已经是江湖公认的大师了,没有谁有资格考他们。所以,魔仙半天只是发给他们一个“证书”然后布告天下而已。

“这就像是骑马。”紫山老怪道,“如果骑马也要弄个证的话,但是你很在行,也不必在意考什么。例如什么跨障碍呀马术呀等等,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你真的会骑马而且很厉害,不用去考都没关系,即使除了事故的,也没人查你有没有证的。”

陶xiǎo志道:“但我还是要去考的,而且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古玄老童道:“他的意思是:不用请教我们,你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陶xiǎo志道:“我以为你们很在意我能不能成为麒麟骑士呢!”

紫山老怪道:“我只在乎你能不能拯救天下苍生!”

陶xiǎo志笑道:“如果你们这样跟那些考官説,或许不用考试他们早就发给我一个证书了。”

无论如何还是要考试,而且到了这天,陶xiǎo志独自一人来到了考场。

这个“考场”真的是马场,左右两边是马厩,是个官员放马的地方,前面则是一片广袤天地,一些骑马的孩子玩耍的天地。难道真的是要考马术吗?当然不是,这里只是提供一块空阔的雪之场地而已。

主考官有十个,他们主要工作包括:出考试内容、公正监督、认证、评分和将考试“卷子”交到上一级。主持官就是“图书管理员”的田飞。

好吧,马上进入考试的第一项内容:召唤神兽。这是一项最基本的内容,也是最重要的,因为如果连自己的神兽都召唤不出来的话,那么之后的内容都不要考了,整个考核就失败。虽然不知道后面会有什么难题,但陶xiǎo志知道这一项是最难的,因为他从来没有真正随心所欲地召唤出麒麟火,而是后者随心所欲地出来的!

首先,陶xiǎo志大吼着“火麒麟”,但是它没有出来,他像一个xiǎo丑一样在各位考官面前表演着。他虽然有真正打败了火麒麟,并且处于人道主义等各种“主义”放了它一马,但是要它乖乖听话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渐惭説过了它已经被征服了,你们两个从今以后就是战友、伙伴,具备了召唤它出来的使命。这就像老板给了你一份工作,他叫你干活的时候这就是你的职责。陶xiǎo志给过火麒麟一次生命。

召唤神兽是心灵的召唤,心灵的对话。他记得两老有这样跟他説过。于是,他口咬着火麒麟之獠牙,念经般地在心里和在天一方的神兽对话了起来。

你这个该死蠢兽,快diǎn给我滚出来!你要是不出来,下次给老子碰到的话,会让你一屁股着火的……不,还是让你屁股的火给灭了,灭了,听到没有……

经过一阵咒骂和哀求之后,陶xiǎo志的心灵好像没有得到什么回应反而被怒火填满了,而他看了一下口里咬着的獠牙也没有任何变化,估计它还是没有来。

十个考核的官员在期望中叹着气,然后有的相互聊着天,有的剃着指甲,有的摇着头做笔录,有的甚至已经睡着了……

事不过三,陶xiǎo志如果最后一次尝试不成功的话,他们可能叫他先回去跟火麒麟沟通一下明年再来了……对,如果一次考试不过的话,要等到明年这个时候再过来“补考”了,这是这里的规矩。

难道想要火麒麟出来,他每次都要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吗?

陶xiǎo志怒火中烧,而且自己真的烧了起来,这还不完他果断烧到了火骷髅的模式——暴走的模式!在这个模式之下,是疯了的陶xiǎo志,是不受意志控制的陶xiǎo志,是魔鬼一般的陶xiǎo志!

这时候,官员们来了精神,并且相当的兴奋,但当他们发现陶xiǎo志的火窟窿怒盯着他们的时候,心里的恐惧如火一般蔓延过来!

腾起的怒火,已经将陶xiǎo志周边的雪融化并且蒸发得一干二净!如此之陶xiǎo志,此刻到底干什么呢?找不顺眼的人!

陶xiǎo志怒火一喷,将考核官员所坐的亭子烧着了,吓得官员惊如老鼠四处逃窜。然后,他左右一开弓,将两边的马厩都烧了,有些能逃脱缰绳的马跑得比官员还要快,但大多数都被烧成了美味,香气到处蔓延……

就在这时候,一声惊天长啸,这可怕之啸则把那些四处逃窜的官员和马都吓住了——来的又是什么东西啊!真他妈的祸不单行啊……

不错,来的就是火麒麟,而且它就挡在陶xiǎo志的面前——它要阻止陶xiǎo志横行霸道!

原来,陶xiǎo志置身自己或者他人于危险之中,它还是会出现的。

这是要干什么呢?不是战友吗?现在又要打架?

京都儿童做检查去那个医院
杭州丽都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江门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郴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珠海男科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