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和冰山总裁老婆第983章美女总裁要给我

2020-01-25 23:19: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和冰山总裁老婆 第983章 美女总裁要给我升职!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许氏集团都处在高负荷运转的状态之中。

几名高层管理人员商量了一下,决定拿着劳动保护法来个拼死直谏。

然而在总裁办公室门口听到那染霜的冰冷话音,大家同时咽了咽口水,就此作罢。

连朱学涛的保安部,也整日战战兢兢,来回巡视。

“呼……总裁大人这怕是给打了二百针鸡血吧,太亢奋了!”

朱学涛拿保安帽在脸庞不住扇动着,满脸都是苦笑。

“去你妹的二百针鸡血,这种剂量,不把人扎成马蜂窝啊?”

宁凡向朱学涛冷冷瞪了一眼。

朱学涛无奈地叹了口气,向宁凡投来求助的眼神。

“哎呦,我的活祖宗,这两天兄弟们真就像是捅了马蜂窝,被马蜂追着满楼上跑啊。你怎么说也是总裁的未婚夫,好歹替兄弟们劝劝她啊……就算是为了她自己的身体,

也不该由着她这么胡来吧?我看总裁大人退休以后可以出一本书,就叫‘氪命管理法’!”

宁凡向朱学涛摇了摇手指,满脸悠闲。

“我跟你说,根据我对总裁大人的了解,她现在也就出了七分力,还能抽出时间晨跑、练琴、做瑜伽呢。”

“我的天,她是地球本土生物吗?”

“行了,别贫了,怎么说也是一部之长,你得带头爱岗敬业,知道不?”

“我说宁凡,这种时候你可得救兄弟们一命,过劳死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着朱学涛一脸悲戚的模样,宁凡忍不住想笑。

“行了,朱队长,公司保安部有很多人都是特种部队出身,这点工作强度还能难倒你们?不过,一家公司上上下下都忙成这个样子,的确是有些过分了,行吧,有空我帮大家劝劝。”

言罢,宁凡向着总裁办公室的方向望了望。

其实许若兰悟性颇高,可以说是冰雪聪明,热情退去之后,她肯定会仔细权衡,做出下一步规划,调整公司职员工作量的。

不过为了大家少吃一点苦,跑这一趟也不错。

“当当当。”

宁凡抬手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请进!”

许若兰抬起头,向推门进来的宁凡笑了笑。

“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想找你商量呢。”

宁凡摊了摊手说:

“得了吧,我对许氏集团来讲就是一个大闲人,能找我商量的,肯定都不是什么正经事,还是先说说公司职员工作强度的问题吧,再这么搞下去,人家可要告我们虐待劳工了。”

许若兰轻轻摇了摇头,将桌面上的文件整理了一番,重新把目光投向了宁凡。

“我知道我这几天做得是有些过火,不过,这将永远变成历史了。”

许若兰嘴角扬起一道轻松的弧线,做了一个深呼吸,向后一斜身,悠然倚在了椅子靠背上。

她的神色就像一位即将归隐的大侠,仿佛忽然对公司管理失去了兴趣。

然而宁凡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许若兰身为一代工作狂,绝不可能一时兴起离开管理层。

“你该不会是要谋划什么大型改革吧?”

宁凡用试探的声音向许若兰问道。

许若兰十指交叉,依旧仰身倚在靠背上,淡然应道:

“改革就算了吧,我感觉自己制定的规章制度还蛮合理的。”

“那……你要靠什么办法解救劳苦大众呢?”

宁凡抬起右手挥过一条弧线,带着几分期待望向许若兰。

他有一种预感,许若兰刚刚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策,她和许氏集团全体员工都会因为这一决策悠闲很长一段时间。

许若兰微微扬起视线,仿佛在构想美好的未来:

“许氏集团已经在近乎完美的规章制度下平稳运行了很长时间,这种情形下,就算没有了我,一切也都不会有太大改变吧?”

宁凡听到这句话,不禁微微一震。

原来许若兰真的是想放手,或者说想转移工作重心了。

这最后的一份狂热,只是一种缅怀而已。

毕竟,大家又敬又怕的冰山总裁,不想就这样淡出人们的视线啊。

“话是这么说,但失去了灵魂人物,大家总会感到不适应吧?”

宁凡带着几分安慰的意味向许若兰讲道。

“所以呢……”

许若兰重新挺直上身,向宁凡投来期待的目光:“如果让你来担任总经理,总览全局,你说好不好,嗯?”

“啊?”

宁凡又是微微一震,苦笑道:

“总裁大人,你可饶了我吧,我哪是干总经理的料!”

许若兰将玉雕一般的右手托在颌骨下,淡然笑道:

“你和朱队长聊天的内容,我也大体知道些,什么全欧洲第一的地下军事组织啊,什么中海城的各路江湖势力啊,都在你的监管之下,相对而言,小小的许氏企业,只是小菜一碟吧?”

跟朱学涛他们神聊海吹的时候,宁凡是说起过自己的往事,而且还加上了夸张的成分。

不过他们都是自己信任的弟兄,宁凡并不担心他们会满世界乱说。

宁凡长长吐出一口气,向许若兰耸了耸肩。

“然而,那些摊子,我早就扔给别人了,对我来说,自由才是最重要的。底下人整天过来汇报这汇报那,会把我烦死的。”

宁凡说着在额角上敲了敲,露出一副无奈的神情。

这时,许若兰脸上完全消去了调侃的意味,带着几分清冷问道:

“你所谓的自由,就是随时能来,随时能走吗?”

“呃,准确来说还有随时能吃,随时能喝,随时能找乐子,随时能教训人渣……总之,把我绑在总经理位置上,我可会很不爽的。”

宁凡摆出一副开诚布公的神情,等待着许若兰的回应。

“那……把你和我绑在一起,是不是也妨害到了这种自由呢?”

许若兰的话音中,溶进了几分忧伤。

宁凡带着几分无奈笑了笑,微微抬高视线,望向了窗外高原的天空。

“你和我现在已经化为一体,要是有哪一天眼睁睁看着你被人夺走,我就从成品变成了废渣,人渣还要自由做什么?”

(本章完)

杭州丽都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泰成逸园分院预约专家号
常德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深圳正常的妇科检查多少钱
廊坊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