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给创客搭建一个“创业超市”

2019-09-14 22:46: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虽然政府专门给我们学校请来企业家,做学生的创业导师,但效果并不明显。”在2016KAB创业教育年会上,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创业学院副院长邓汉慧说,“有时因为企业家太忙,没办法真正指导学生创业,个别企业家还会复制走学生的创意。”

在校企对接过程中,邓汉慧也是“摸爬滚打”过来的,目前她收获的最有效经验是——找校友。

“校友往往对学校有很深的感情,因此在帮扶学弟学妹方面也更为热情。”邓汉慧说,“有时校友看到一个不错的学生,就会直接提供资金或是资源。”

越来越多的高校开始培养创业人才,但其中也存在很多“痛点”。浙江科技学院团委书记李俊将其归纳为三个痛点,“第一个是高校创业教育主体薄弱。校内的专职老师少并且专业做得更少。另外,社会、企业介入高校创业教育的师资也很少。第二个是高校创业教育路径比较单一。大量的创业教育以一门课程或者以一个大赛来归纳或者覆盖。第三个是机制缺位。创业学院的顶层规划和设计整个学校的创业教育,包括出台一系列机制等缺位。”李俊说。

作为企业方,上海启迪孵化器总经理韩威也看到了高校创业教育存在的问题,“比如一个政法大学、农业学校或者计算机方向的学校,最后学生不管是就业也好、创业也好,90%都不是干你专业这行的,那你这个专业是不是也该改改了?”

她认为,高校的创业教育应该围绕学科和专业的培养目标。“高校怎样把创业教育跟自己的专业更有创造性地结合在一起,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命题。”

在创业热潮下,创客们再不是“一个人”创业,政府、高校、企业等已开始织起越来越密的网,既方便创客往上攀爬,也在其低谷时提供帮助。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打造众创、众包、众扶、众筹平台,构建大中小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创客多方协同的新型创业创新机制。在政府积极引导下,与创业有关的协同机制受到关注。

在韩威看来,围绕创业企业有三个链条:创新链、产业链和金融链。“也就是最本质的人、财、物。”她说,“创新链就是高校和科研机构,比如创业教育怎样激发学生的创新意识,怎样促进学校或者学生的一些科研成果发生创新创业的转化,这是创新链上重要的任务。”

产业的支撑对于创业企业是非常重要的,“产业会给创业企业提供市场,也会提供快速发展的资源,甚至还是企业退出的非常重要的渠道。”韩威介绍,最后一个金融链即为资本的支持。

“产业链和金融链,与我们高校的创新链形成了很好的补充。”韩威说,“事实上,创新链中的一部分,还有产业链、资本链,这几个链条并不是孤立存在的,需要一个催化剂、需要一个黏合剂,把不同的资源整合在一起,让它们真正发生化学反应。”

韩威认为,除了创业的各个链条,各个地域或高校也不应“各自为政”,“每个地方都做自己的东西,我觉得第一是资源的浪费,第二个也是很不靠谱的一件事,因为做科技服务真的是一件专业的事情。”

在创业教育专家、KAB创业教育(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家华看来,应该在几条链条之间建立一个“利益共享机制”,让利益明确化。在这种机制下,可以建立起一个大学生创业协同服务平台。

“就像是个‘创业超市’,各取所需。”李家华说,“比如开放技术资源,把一些专利给年轻人,让他们去转化成市场,不然很多专利过期了都没有转化。”

“现在很多信息都是封闭的、不透明的。”在李家华构想的“创业超市”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会得到解决,沉淀资源也会得到激活。

在这个宏大的构想里,政府的作用再一次被强调。“政府是最大的协同者,有了政府的政策导向,这个‘创业超市’才可能建成。”李家华说。

邓汉慧也同意李家华的观点,“创业需要的力量太多,但我们学校的资源有限,比如去对接一个产业,学校可能没有这么大的力量。而且也不是所有学生都会在本专业内创业,如果不是学校的专业领域,帮学生对接更加困难。”

关于“利益共享机制”,邓汉慧也有自己的看法:“这种利益如果只是资金方面的肯定不行,如果只涉及钱,学校可能会被金钱绑架。”针对校企之间的良性“利益共享机制”,她举了个例子,“比如企业为学生提供辅导、资金、门面等资源,学校为企业做订单式人才培养,培养出企业需要的人才。”

在李家华“创业超市”的构想里,政府的作用再一次被强调。“政府是最大的协同者,有了政府的政策导向这个‘创业超市’才可能建成。”李家华说。

“这样一个大的平台需要政府的主导和监管,政府搭台,再让高校、科研机构、企业等进驻平台。”邓汉慧说,“比如鼓励企业走进高校,高校其实对企业的了解是有限的,政府更了解企业的情况,更能有针对性地对接。”

讲到为创业者搭平台的问题,孵化器往往也会进入视野,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背景下,各地的创业孵化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质量参差不齐。邓汉慧认为,很多孵化器的地域性、行业性强,做不到全面的服务,还是需要由政府搭建一个全国性、甚至国际化平台。

她指出,地方“一窝蜂”地建孵化器,但其实很多都成了摆设,造成资源浪费。此外,邓汉慧认为,地方在找创业项目时也存在问题。“有些三线城市来我们学校挖项目,又给钱又给场地,但当地没有相关的产业链,即使是好项目过去之后也活不了,更别提发展了。”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可以有针对性地引导一些创业企业过去,比如一个村子有土特产,就可以引进电商或是生态旅游。”邓汉慧说。

一个全国性的“创业超市”会让人才和资源进行更合理的对接,形成良性循环。“其实KAB项目已经具备了这种‘创业超市’的雏形。”邓汉慧说,“在KAB的年会上,我发现好几个风投都是校友,直接就对接起来了。”

在中国已发展了十余年的KAB创业教育项目连接了高校、学生和企业。KAB项目不仅培养了中国创业教育第一批讲师,推动企业扶持创业大学生,也促进了有关部门对创业教育的关注。截至今年2月,KAB项目共培训了1424所高校7942名专业讲师,仅2015年一年就组织了100多名创业新锐、专家、知名企业家先后走进20多所高校举办创业大讲堂。未来,其覆盖面还将进一步扩大。

这个“创业超市”的构想,在呼唤政府的引导和政策的支持。“并不是说让政府什么都管,只是搭建起平台后进行引导和监管。”邓汉慧说,“有了政府的监管,这个平台才是可信的、安全的,高校、科研机构、企业、创客才会放心地把各种资源、项目放在上面,并且也会放心地在上面寻找资源。”

剖宫产术后如何预防便秘
半岁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孩健脾的食物
宝宝如何健脾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