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太阳能加速度光伏光热发电将同步推进

2019-10-09 23:28: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太阳能加速度 光伏光热发电将同步推进

  生意社07月15日讯

  7月5日,西藏日喀则太阳能光伏电站一期工程完工并入藏中电运行。该电站年发电量2023万千瓦时,可满足日喀则市10万户农牧民用电需求,每年还可节约标准煤9000吨,减排二氧化碳约17820吨。文涛摄 近期,关于太阳能大发展的各种消息不绝于耳,有来自媒体的,也有来自专家的,更有来自企业和行业协会的。 最新的一则消息是,“十二五”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总量目标已明确上调至1000万千瓦,比该规划初稿中的目标翻了一番。 另一方面,同为引领新能源发展的风电却传出了诸如补贴取消,风机制造企业财务收紧,风电发展速度放缓等负面消息。 自从哥本哈根大会以后,新能源的大发展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当天秤开始从风电一边转向太阳能时,或许,太阳能的加速度就不会显得突兀了。 “被调整”的装机总量 装机总量调整到1000万千瓦的消息已经传了近两个月了,最初消息的出处是发改委能源所,其说法一度成为媒体争议的焦点,时至今日,终于传出确凿的消息。 更有甚者提出,“现在国家的新能源规划一直没有出来,就是出于太阳能的考虑,2015年1000万千瓦、2020年5000万千瓦远远止不住,2020年应该在5000万千瓦到1亿千瓦的区间范围内。” 为什么太阳能的装机总量一再“被调整”,这不得不横向对比,原本风电的装机增速是远远大于太阳能的,规划数据也大得惊人,但是随着政策的异动,风电发展放缓,核电暂停审批等外在因素,不得不以太阳能补充非化石能源的占比。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近期在到处调研太阳能项目,他说:“未来五到七年,光伏发电将可以做到平价上即0.6元左右,而现在的火电价格虽然低,但是加上环保成本,煤价上涨等因素,火电的成本一定会上升,这样太阳能就能平价上,实现公平竞争了,并且一旦实现平价,太阳能的发展规模一定会超过风电。” 中国的光伏产业一直是两头在外,近期,国际市场出现一些问题,即各国纷纷提出削减对太阳能的补贴,国内很多出口企业不得不重新把目标转向国内。国内很多光伏上游企业,产能按照进度已近达产,不能因为国外的补贴减少而停止生产,所以,销不出去怎么办,只能转向国内消纳。这些因素也可能会产生降价的效果,因为产能必须消化,企业的利润就会变得薄一些,自然电站成本也会相应降低。 当前,中国的太阳能正在从完全政策性补贴的阶段慢慢向完全商业化过渡。一些不成规模的小型家居用太阳能必将会被越来越大的成规模的太阳能电站所取代。只有产业成规模了,成本才能降下来。 芦红,美国能源基金会项目主管。她断言,太阳能一定是下一个投资热点。太阳能行业中的投资热点,主要是逆变器、关键部件、电站运营和维护方面的监测技术,这些也正是中国所欠缺的。 企业纷纷转向太阳能 6月30日,英利绿色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宣布,与中电投集团旗下的黄河上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签署组件供应协议,向其提供总计11万千瓦的光伏组件。根据合同规定,其中3万千瓦将被用于黄河水电在青海省乌兰地区建设的一项地面光伏电站工程,8万千瓦用于在格尔木建设的一项地面光伏电站工程。 无独有偶。五大发电集团这一次几乎在同时发力。 5月10日,中电国际新能源公司与第一太阳能签署国际合作框架协议,期间,中电国际新能源公司公布其2020年的太阳能目标是200万千瓦。 大唐新能源公司,这家从内蒙古做风电起家,后经历内部重组、上市的新能源公司也宣布进入到太阳能行业,它的目标不仅仅是光伏,公司更成为国内光热招标第一个项目的中标者,仅这一项就是5万千瓦。 国内最大的风电企业国电龙源也表示,将大力发展太阳能,龙源与格尔木市政府签订了《青海省格尔木20万千瓦大型荒漠并光伏电站投资协议书》。 几乎同时,华能集团也与青海省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联手在青海开发包括光伏电站在内的能源项目。 五大发电集团已经在风电大发展中丧失了提前布局的最佳时机,才造成了后来的被动,这一次的太阳能发展机会,他们不会再放过。 除了下游的发电企业,上游的零部件供应商们也在大力进军太阳能。 光伏逆变器是系统端最为核心的器件,ABB的专长也在于此,“太阳能逆变器我们刚刚开始在中国市场上推广,但是预期非常好,要在国内全部铺开,以后肯定会超过风电逆变器的销量。”ABB离散自动化与运动控制业务部新能源行业销售经理桓毅表示。 桓毅介绍,ABB在中国并没有专用的光伏逆变器生产线,但是由于其与风电逆变器硬件相类似,只是软件部分的区别,故一直借用风电的逆变器生产线,光伏逆变器不管在研制、生产,还是推广中都变得简单易行。 除了ABB,另一家航母级企业GE也宣布计划建造美国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工厂,该工厂预计年产量40万千瓦,这相当于该厂每年生产的太阳能电池板能为8万户家庭提供电力,用GE太阳能技术平台负责人的话说,装配线上每10秒钟就生产一块面板。GE可再生能源业务负责人公开表示:“过去五年GE在太阳能领域投入大量资金,规模生产是下一步目标。”这意味着太阳能正式升级为GE的下一个能源业务发展重点。 光伏光热同步推进 太阳能的大发展已经不容置疑,而接下来要讨论的就是路径问题,是发展光伏还是光热?两种声音一直在争议,从最初的偏向光伏一边倒,已经演变为两者势均力敌的态势。 如今,在各种新能源类的论坛上,都在讨论光热的发展前景。中海阳是转型最为迅速的一家新能源企业,2005年成立至今,形成了以大型太阳能光伏、光热电站系统集成为主业,光伏发电阵列及太阳能电站智能控制系统研发制造为配套的两级架构,典型的电站和系统集成相对接的企业。 中海阳董事长薛黎明提出,从2011年开始中海阳的重心将转向光热。并提前布局,在成都建设了一家聚光热发电镜场,预计年底投产。到2015年,中海阳将实现光热和光伏一样的比重。 宁夏发电集团更是大胆提出了一种新的设想,并已经开始实施,“我们做光伏和光热相结合的方式,光伏发电产生的余热做光热发电。目前国内还没有,我们在跟国际上相关机构在共同研制。” 薛黎明说:“光伏不能做大,大型的应用还要靠光热,光热可以增加效率。光热发电会有更大的空间。” 其实,光伏和光热最好的发展方式是在不同领域协同发展,比如光伏用于小型的、分布式的、一家一户的发电,甚至是楼宇里的薄膜电池类型,而光热应用于大型电站。光热的成本比较低,装机容量越大,发电成本越低,可以实现规模化。 采访中,皇明太阳能也表示,以皇明为代表的热水器企业也在转型做光热发电。 可见,太阳能的产业链更为复杂和多元化,太阳能行业在大跨步的同时更要良性发展,自然,面临的挑战也将更多。

人物
亲子乐园
民生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