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雷震八荒 72.第七十二章 、各怀鬼胎

2019-10-12 23:04: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震八荒 72.第七十二章 、各怀鬼胎

“师兄此言差矣,若是这丫头犯了什么大错,甚至危及到宗门,而她又是宗主师兄与柳筱卿师妹的女儿,在律法上,他们两人也是难辞其咎的。”彭越又咬了咬牙,回复道。

“呵呵,是啊!从前童罗嫚那丫头在犯些小错的时候,咱们可都没怎么说话啊,而这次事情又不是很大,并且师兄已经做出责罚,根本很难被人抓到把柄啊。”胡自佑又轻轻一笑,回复讲道。

“恩,童乾陵师兄他作为宗主,还是真有一套,本长老也不得不佩服,可是也无法一直庇佑下去吧。”彭越又淡淡地讲道。

“说得也是。对了,师弟,你对于万师兄那个奇怪的徒弟,怎么看呢?”胡自佑又传音问道。

“有什么好评论的,虽然他修炼到了太乙神雷诀的第三层,不过,此时拿来与一个筑基期弟子相比,还是差得远呢。

而且宗门弟子到了筑基期,就有一小部分人也能修炼太乙神雷诀,等到他们修炼有成,那怪胎也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

难道师兄认为你门下的筑基期弟子,连一个练气期的怪胎都打不过?”彭越冷笑了一下,斜着眼睛,直接回复道。

“呵呵,那倒不是!只是觉得那归宝在练气期就有这样的成就,那么筑基期一定能更加厉害了,而如今练气期虽然不用在乎,可是到了筑基期之后,等到他修炼有成了,那我们门下弟子就有些危机了。”胡自佑又笑呵呵地讲道。

“那就别让他如此轻易筑基啊,并且本长老也觉得,就算那怪胎再如何厉害,也无法在筑基期突破太乙神雷的六层吧,而他那悟性最好的师傅万顷隆,也只不过刚刚突破了六层而已。”

“彭师弟说得也是啊,而刚才师弟的意思,就是说这一届的宗门大比,别让任何人进入禁地闭关,突破筑基期了?”胡自佑疑惑地传音道。

“师兄心里有数,又何必师弟多言的,可别像宗主的大弟子一样,让他进入了禁地之后,修为突飞猛进啊,而且就算那怪胎到达了筑基期,宗门的事物有非常多,随便丢一些事物给他就行了,让他也去冒冒险,说不定会出什么意外啊。”彭越又传音道。

“师弟真是妙计啊,别一时心慈手软,最后养虎为患啊,但是我们也不能排除那怪胎与万师兄一样,不爱管理宗门事物,只潜心修炼啊!”胡自佑笑了起来之后,又担忧地讲道。

“呵呵,师兄眼界未免也太差了,万顷隆师兄他不参加宗门事物,好处不都给我们几个分了么,甚至另外一些金丹长老也得到了很多机会,这正是我们所想的。

而且每一次绞杀魔门、邪门修士,那万顷隆哪一次不是冲在了最前面的,所以师兄也不用担心,只要我们通力合作,好处自然是非常多,可别像以前争夺宗主之位的时候,互相争斗,最后还便宜了别人!”彭越又笑了笑,讲道。

“师弟说得是啊,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啊!”胡自佑也笑着回复道。

顿时,两人是各怀鬼胎,顿时都大笑了起来。

此时,童乾陵便对着宗门的弟子、高层修士,缓缓地讲道:“宗门大比名次之事,明日大殿再议,如今就都请回吧。”

“是!”众多高层修士、弟子应答了一声之后,便纷纷离开了。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比试场地,如今只有几个稀稀疏疏的身影了,并且他们都是一些低阶弟子,此时正在修复比试场受到破坏的地方,还有整理一些零碎的事物。

龟宝与万顷隆两人以飞快的速度,向着洞府飞去,而两人在路上倒是没有谈论什么事情,而龟宝可不想一直沉默下去,只是还无法确定万顷隆的态度,并且不想等下开口,就遭到万顷隆的怒斥,所以一直憋着没有说话。

等到了洞府里面之后,万顷隆神情已经没有怒气了,却冷冷喊道:“看你那种要死不活的脸色,应该不是装出来的吧!”

“嘿嘿,师傅明鉴,那条蛟龙魂可不是一条小虫啊,被击中了两次,差点就要了徒儿的小命啊,哪有没事的道理!”龟宝听到了万老头声音中没有了怒气,却是非常冰冷,就知道似乎他没有发怒,甚至也没有要处罚自己的意思,顿时嬉笑了起来。

“那让为师先来替你疗伤,然后再看如此施展处罚!”万顷隆脸上还是那种严肃,冰冷的神情。

龟宝身体一缩,退后了几步,又笑呵呵地讲道:“呵呵,师傅,那还是不要疗伤了,也就免受罚了吧,况且徒儿也没犯什么过错,又何必受罚呢!”

龟宝倒是不想万顷隆替他疗伤,因为丹田中如今紫银两色灵气团已经搅混在一起了,若是被发现,会不会被万老头当怪物啊。

“哼,不用疗伤,你也死不了,但是也要受罚!”万顷隆两眼一瞪,脸上又带着一丝怒气,讲道。

“啊,那有这样的事情啊,徒儿在宗门大比上拼命,回来还要挨罚,这……以后还有谁敢替师傅去参加宗门大比啊。”龟宝一脸惊讶,有一丝惊恐地讲道,而最后一句话却说得特别小声,甚至比蚊子声还小。

“什么叫替师傅去,而且谁又叫你在宗门大比上拼命了,又不是对付邪魔修士,谁叫你使出太乙神雷诀三层的?”万顷隆脸上带着怒气,喊道。

“呵呵,宗门大比也是师傅叫徒儿去,又不是我想去的,并且如今为师傅赢得了第一名的成就,应该受到奖赏才是,若是要挨罚,未免让人心寒!

而且要是师傅见到那种情形,一条龙魂在您面前张牙舞爪,想要将你吞了,应该也不会傻傻地站在那里,等着蛟龙魂来灭杀自己吧。

所以在那种生死攸关的时刻,只可惜还没修炼到太乙神雷诀第九层,不然,估计连九道天雷都会轰出来,将那蛟龙魂给砸死!”龟宝淡淡一笑,又是反驳道。

“哼,胡闹,还敢反驳!而且能否得到第一名

,还未决定呢,你也不用往脸上贴金了,而奖赏是没有的,你也别痴心妄想了。”万顷隆又是怒斥道,而要想修炼到太乙神雷诀第九层,那谈何容易啊。

“徒儿不敢!只是那童罗嫚拿了宗主的龙魂剑,应该算是违规,而徒儿可是真才实学啊,所以应该拿第一名,等到进入宗门禁地的机会,闭关冲击筑基期!”

“废话,你使用龟凌翅与龟凌甲就不违规,别人使用极品法器来攻击,就算是违规,你这是哪门子道理啊,而且你能否取出第一名,还要看宗门的决定。”

“哎呀,这么麻烦,那就由他们去谈论吧,对了,师傅,你说到这攻击法器的时候,徒儿更是一肚子火气啊,您看别人都有中阶、高阶、极品的攻击法器,而徒儿只有初阶的攻击飞剑,而且还是徒儿自己抢来了,同样是做徒弟的,待遇怎么会这么差啊。”

“嗯——”万顷隆听到龟宝在抱怨,顿时又怒视着他。

“嘿嘿,也不是说师傅没给徒儿炼制法器,只是没有攻击法器而已,而师傅对徒儿已经恩重如山了,徒儿哪里敢多要求啊。”龟宝有嘿嘿地笑道。

突然,“哎呀呀!胸口有些烦闷,恐怕是刚才的伤势发作了,不行,师傅,徒儿要借你的密室闭关了,而这个白玉印就劳烦师傅了,哎呀呀,痛,痛。”

龟宝脸色一变,然后直接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童罗嫚的白玉印,直接仍会了万顷隆,然后一股烟似地逃走了。

万顷隆盯着龟宝假装神情痛苦的样子,又急忙溜掉,躲避处罚,顿时摇了摇头,又是冷哼了一声,喃喃地讲道:

“这徒儿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太精明了,连老夫这个做师傅也‘算计’,真是顽劣不堪啊,如今处罚倒是处罚不了了,还要帮他修复白玉印,哎!”

万顷隆叹息了一声,然后便瞧瞧如何修复高阶法器的白玉印了。

而龟宝一下躲进了洞府的密室,关上了门,望了一下周围,冷笑了一下,淡淡地讲道:“想要罚小爷,没门!而小爷如今已经受伤了,虽然不严重,看来还是要先疗伤才是!”

于是龟宝服下了丹药,开始治疗伤势了。

此时,在思过崖的阵法的外面。

童乾陵背负着双手,在周围踱来踱去,脸上带着一股怒气,盯着跪在地上的童罗嫚,怒斥地讲道:“罗嫚,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宗主信物的龙魂剑,你也敢偷,真是气死我了。”

“爹,那归宝实在太可恶了,他先欺负女儿,连女儿带过去的几位师兄弟,都被他给击打、辱骂,甚至连储物袋都被他给抢了,而女儿只是想报复他一下而已,所以就拿了龙魂剑。”童罗嫚一脸委屈与惊恐,从未见到童乾陵发出如此怒火,声音梗咽地说道。

“哼,你平时莽撞的行为,爹是知道的,而且你还带着这么多人去报复归宝,最后还被抢了,那是你们活该,学艺不精。你倒是说说,如今,你让爹如此向各位长老、弟子交待啊?”童乾陵又怒吼道。

泸州治疗性病的医院
青海好的牛皮癣医院
鄂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泸州治疗性病方法
青海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