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战国 正文 第八幕:异域镇魂曲_第486章:固执的人

2020-01-13 22:32: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国 正文 第八幕:异域镇魂曲_第486章:固执的人

天地幽蓝,大雨滂沱。

帝都赤洪城仿佛被雨水浸透,潺潺的雨水顺流成河,在城中大街小巷中肆意流淌,如同冤魂的眼泪在流淌。

身穿银色铠甲的年轻人全身血迹斑斑,提着乌金色的赤皇魅罔,无力的走在通往皇城的路上,在他走过的地上,只留下了一个接一个的血脚印,很快又被大雨冲刷殆尽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年轻人终于来到了皇城之下,不等守城侍卫开门相迎,他已经振奋精神,按捺不住的一个箭步冲上了城楼,随后,他在雨中踏空而行,径直落到了皇宫的玉石阶梯下,然后,他先是把头上的紫金冠摘掉,随后飞快的往皇宫长乐宫中跑去,每跑三步就几乎要被绊倒一次,他气喘吁吁,在接近行宫大门口之时脱下了身上沉重的亮云甲胄,然后一个踉跄险些被门槛绊倒,幸好被人扶住了。

扶住他的人正是辅助第十八任玄皇洪均·隆的帝国大司命:疾·米克罗洛斯。

而那个年轻人,正是玄皇之王储子嗣,凌,因为年轻有为,年仅十五岁就成为了人族全部禁军之大统帅,统领人族大大小小全部将士,因为平定异族有功,凌又被玄皇提前赐予“洪均”之名,在这之前,还从来没有一个皇族子嗣在成年之前就被赐姓的先例。

“凌!你怎么回来了??没有皇命召回,你不该擅自离开军营的,现在异族兴起,人族危亡之际,你怎么……”疾扶着凌语重心长的说道,“况且如今人族中人言自危,他们都说你手握重兵,一定会趁着陛下生病之际篡夺皇位,你现在回来不是更加惹人非议么?”

“可父皇重病缠身,我不能不回来啊!”凌泣血叫道,声音凄厉。

疾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凌匆忙又问道,“,亚父,父皇怎么样了?现在何处?”

“怕是不好了……”疾摇了摇头,泣声说道,“凌啊,你不要着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顺承天命,承继大统,先保住人族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啊,现在皇室中大皇子暗中勾结贵族王工大臣,结党谋私,他们时时刻刻盯着你的皇位啊!况且现在六族兴起,而且中州涅灵·彻兴早有谋反之意,他们早就厉兵秣马蠢蠢欲动多时了,如果陛下归天,人族无主,必将大乱啊!!”

“我不管!我要见父皇!我要见父皇!!”凌大喝一声,说着就要冲进去。

突然,疾扑通一声跪在了凌的面前,痛哭流涕的厉声说道,“凌啊!!陛下已经殡天了!!!”

话音未落,宫外天上一道闪电如裂世之剑横空直下,雷声震耳欲聋,将那一刻凌的脸照的苍白。

凌听了之后,先是一愣,脸上先是一阵苦涩郁闷,随后变成了愤怒,最后,才大起大落般的变成了伤心欲绝,随后,他一声不吭的转身而去,一路上,他朝着深宫中跑去。

硬皮战靴踩着木地板发出沉重的咔咔声响,凌走在昏暗的行宫之中,穿堂的风如泣如诉,将环绕在大柱上的白色纱帘徐徐吹动,犹如无数三尺白绫,或白色幽魂。

终于,他来到了内宫门口,门口站满了家臣奴才,都低着头,玄皇的另外五位皇子也都跪在门外。

“太子陛下,您可回来了。”掌灯宫人凑近了,看到来者是凌,连忙跪下说道。

“父皇怎么了?”凌质问道。

“陛下……陛下他……”掌灯宫人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滚开!”情急之下,凌一把将掌灯宫人推到一边,然后上前走了过去。

“三哥!!”最小的皇子邺见凌回来了,连忙起身,其他皇子闻声,也连忙起身。

邺是六皇子,玄皇隆的末子,也跟凌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凌一把抱住邺,然后质问道,“老大,父皇到底怎么了?”

大皇子洪均·琳回过头,厉声说道,“凌,你还敢回来?父皇还不是被你害死的!”

“你在说什么啊,琳,我敬你为大哥,你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居心何在?!”凌义正言辞的说道。

这时,二皇子枫也站了出来,他阴阳怪气的说道,“凌,父皇是被毒杀的,有人在他的药中下了毒,是黄泉散,要知道,黄泉散只有你麾下玄皇四十六将中的医圣思邈才有!思邈为人倔强只听你一人所言,毒害父皇的人除了你这位王储还有谁?!”

凌一听此言,脑子里轰然响了一声,然后进去了一片空白的状态,随后,他厉声叫道,“你们胡说八道!我洪均·凌为人正直,从不做弑父夺位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枫!是琳让你这样做的吧!”

“三哥不会做这种事的!”邺抱着凌的手臂说道。

“他做与没做,不是由你们说了算的。”这时,手拿黄金圣旨的内阁元老师梵从内宫门内走了出来,然后走到众皇子的面前说道。

“儿臣接旨。”众皇子都跪下了。

“陛下遗旨,因凌恃才自傲,独权专政,不尊皇命,不尊王道,况且天下没有废长立庶的道理,着,收回凌全部军权,废凌王储太子之位,改立皇子琳继承大统,为第十九任玄皇之尊,为九五至尊,军权也由琳一并收回,钦此。”师梵的声音在偌大的长乐宫中回响不绝,每个字都让凌如坐针毡。

“遵旨。”琳双手接过黄金圣旨,然后得意洋洋的转过身,看着众皇子和宫人们。

这时,二皇子枫当机立断,马上五体投地跪拜说道,“臣弟!枫!见过!陛下!!”

“见过陛下!”其他皇子们也都随声附和道。

但凌和邺却没有对琳施以跪拜。

“来人,把罪臣凌的太子玉兆带给我摘下来!”琳厉声说道。

“我看谁敢!”六皇子邺突然从凌的腰间拔出了他的赤皇魅罔剑,他虽然年纪才刚刚十岁,但也是英雄少年,只见他举剑大声叫道,“这是父皇御用之物,特地赐予太子,如同父皇在场!师梵!你勾结琳祸乱朝纲!现在居然纵容琳逼宫夺位!父皇尸骨未寒,你就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看我先砍了你的脑袋!”

“邺!你放肆!”凌大喝一声,“父皇将赤皇魅罔御赐于我不是让你以下犯上而是救天下苍生的!师梵手中的是父皇遗旨,我们不得不奉召。”凌跪在地上说道。

“哥!”邺大声叫道。

“退下!”凌咬了咬牙,厉声说道。

邺大声哭泣,又气又恨,然后他拿着赤皇魅罔,咆哮着走了。

“琳,我可以承认你的皇尊之位,也可以把兵权交给你处置,只不过,我还有两个要求。”凌淡淡的说道。

“你说吧,我会斟酌给你答复。”琳扣着自己的指甲说道,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令人生厌。

“第一,我想请你不要追究我曾经部下的,摈弃前嫌,他们守在边关,现在战事峰起,正是用人之际,守住疆土才是正事;第二,我希望你不要怪罪邺刚才的无心之举,他还是个孩子,说话没有分寸,这两点如果你能答应我,我就随你处置。”凌说完,给琳施以君王跪拜之礼。

琳闲庭踱步,思索了很久,然后才蹲到了凌的面前,缓缓说道,“凌啊……我答应你,只不过,你不死,我是不会放心做这个皇帝的。”

“我愿意一死了之,只要你能答应这两件事。”凌义正言辞。

“好!不愧是人族第一豪杰,我是钦佩至极啊!不过,我现在还不能杀你,来人那!给我关入通天塔水牢,配龙兰晶锁链束缚之,不得我的旨意,不得放人前去看望!”

夜深了,大司命府上的书房内依旧着这灯,大司命疾·米克罗洛斯正在伏案批阅前线传来的紧急文件,他日理万机,几乎所有的军物都需要他一人来决断,所以,琳上位之后,所有跟凌有关的朝臣他都敢除掉,但唯独不敢除掉疾,因为疾是洪均帝国之柱,他一旦不在了,玄皇不知要承担多大的压力。

疾·米克罗洛斯年仅四十岁出头,是洪均·隆一手提拔的重臣,二十岁时就跟随在隆的左右,三十五岁做到了帝国大司命之职位,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他也是所有皇子的亚父,这次琳的篡权他要有预见,但毕竟现在外敌才是首当其冲的要紧事,与是他顾全大局,没有过问此事,一直忙于应付战场上的事情,他想,只要能让人族保住一方太平,就能安全无虞了。但疾想的有些太天真了。

就在凌被关入通天塔水牢后,正在边关分散驻守的“玄皇四十六将”就被逐一下令处死,因为玄皇四十六将都是效忠于凌和先皇的忠志之士,所以琳伪造了一份先皇圣旨,降罪到了玄皇四十六将手中,他们无奈之下,只好自裁谢罪。玄皇四十六将精忠报国几十年,琳为了消除凌所谓的“朋党”,就这样让边关之柱这样倾覆了。

等疾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想要阻止却也已经来不及了。而且,眼下六族兴起,尤其是西月妖族,势力很强大,西南部分大部都是山野林间,妖族神出鬼没,难以对付,而且南海鱼人族和虫族也在不断地骚扰,迦罗灵族更是已经从西海岸打到了内陆,势头直逼圣域。

就在疾忙的焦头烂额之时,突然书房外的门有人敲响了。

“是邺吧?你进来吧。”疾放下了手中的笔问道,淡淡的说道。

“亚父,是我。”邺的声音传来,随着他推门进来,火烛的火焰晃动了一下。

“亚父怎么知道是我?”邺走了进来,一身黑色戎装,少年志长。

“我听到了你的脚步声,与你兄长一样,脚步声音沉重,而且,你声音亢长,不是你,还能是谁呢?”疾轻声说道。

“亚父,我虽年幼,却是明事理的人,我这次来,就是想请求亚父一件大事,请亚父务必要答应我!!!”邺突然跪下说道,泣声说道。

谁知疾突然一脚把邺踢到在地,大声怒斥道,“你给我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有泪不轻弹!大丈夫岂能轻易给人下跪!!”

邺趴在地上,轻声哭泣着,然后慢慢爬了起来,疾把他扶了起来,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哥被废了皇位,关入通天塔大牢,我也很难过,我知道你是为此而来。”

“那就请亚父出手相助!”邺轻声说道。

疾做了个小声的手势,然后走到窗边静听了几秒钟,确保外面没有人偷听之后,这才轻声说道,“邺,现在琳的眼线遍布全城,而且通天塔都是他的人,我的权力也都被他架空了形同虚设……”

“亚父莫慌,我有这个。”邺低声说道,随后张开了自己的手,一柄黑色的钥匙出现在了他的手心之中,那是一个长柄钥匙,上面镂刻着古朴的古代咒文,鸿蒙气息扑面而来。

疾瞪大了双眼,赶紧捂住了这把钥匙,连忙说道,“地狱之匙?你怎么会有这件东西?!我记得这件古物已经被先皇跟随神谕天书一起毁掉了!”

“亚父,你就不要在这儿装糊涂了,父皇当年宣称焚毁神谕天书和十相自在图,并且一并毁掉神谕之物,这只是做给外人看的,可天机岂可轻易毁掉,父皇早就将这些藏有天机的事物藏匿,像地狱之匙这些神谕之物也全部交给了哥哥,哥哥把他们全部藏在了府中的暗室下,我偷偷潜入哥哥府中,进入密室,将所有神谕之物全部取了出来,此刻,那些东西都在我的身上。”邺低声说道。

但疾还在犹豫不决,邺又说道,“亚父,琳祸国殃民,将人族命运置之于不顾,残杀玄皇四十六将等忠臣,每天只会贪图享受,沉迷于酒色,这样下去!国家危亡啊!!只有哥哥才能完成复兴人族的重任!”

犹豫了很久,疾才缓缓地说道,“八月初一,涅灵·彻兴在中州必定造反,到时他一定会跟六族大军汇合攻打帝都,到那天,皇城必将大乱,正是我们救凌的最好时机!!”

南海区第七人民医院
汉中市宁强县天津医院
沧州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深圳治妇科病的好医院
九江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