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男神抽奖系统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以一敌三(二合一章节)

2020-01-13 20:51: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男神抽奖系统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以一敌三(二合一章节)

想到这里,刑宗主盯着江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江言,你居然能杀得死黄宗主,难道,你一直是在扮猪吃虎?你待在魔门这么多天里,难道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以江言那段时间在魔门的表现,他顶多,也就功夫在堂主级别左右,如今,他能震碎黄宗主心脉,那么,他的武功,肯定是和宗主级别的差不多,甚至,还在宗主之上的。那么,他之前肯定是隐藏了自己实力的。

“呵呵,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待在魔门,如果不隐藏自己实力的话,你们肯定会认为我是个威胁,那么,就不会那么的相信我了。”江言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哼,好你个江言,真是演得一手好戏,不仅身份瞒天过海,而且,一身不俗的武艺,我们居然没任何一个人看得出来!既然你承认黄宗主是你所杀,那么好,现在拿命来吧!”刑宗主愤怒的盯着江言。

他愤怒,不仅仅是因为江言的计谋,让魔门有了巨大的变化,更是因为自己错信了江言。

什么?江言居然杀死了黄宗主。除了蒋公江雷龙根老祖等几个知道江言功夫底细的人,其他江氏族人不禁大吃了一惊。

要知道,他们江氏族人,虽然个个武艺不俗,可是,像黄宗主这种魔门顶级高手级别的人,他们可不是他的对手,能杀死魔门宗主级别的人,至少也得像蒋公江雷江啸这样的高手了。

没想到,江言年纪轻轻,居然能震碎黄宗主的心脉。

江氏族人大部分人,之前见蒋公让江言领导大家,还以为是因为看在他是江天儿子的份上,如今看来,虎父无犬子,蒋公对他信服,不是因为他是江氏英雄之子,而是因为他确实是有本事。

而且,江言在如此的年纪,就可以杀死魔门宗主,那么他的功夫成就,很可能不亚于乃父江天了,因为江天在他这个年纪,可能还没他这么厉害的。

眼见那刑宗主愤怒的样子,江言知道这一战,是不可避免了,他笑了一声,然后说道:“刑宗主,既然你我之间的一战,不可避免,那么这样吧,索性接下来的比赛,一起给比了吧。”

“一起给比了?江言,你这是什么意思?”刑宗主愣了一下。

江言伸手朝另外两名宗主一指,一本正经的道:“我的意思是指,你可以联合其他两名宗主,一起和我来比这一场比赛,我输了,就算我们江氏族人,全场比赛都输了,而你们输了,也就等于是你们魔门输了,你应该带着魔门之人,向我江氏家族投诚!”

什么?刑宗主不可思议的盯着江言,简直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江言的这意思,是想以一敌三?

不仅刑宗主吃惊,连江氏族人方阵当中,也都很是吃惊。

他们知道江言杀死了黄宗主,知道他功夫了得,可是,功夫再了得,也不可能同时对付三名宗主啊。

那可是三名魔门顶级高手啊,不是一般普通的高手。

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一个人敌得过三名魔门宗主这种级别的高手的。别说是他们,即便是昔年的江氏家族第一高手江天,恐怕也是没这个牛逼的。

“蒋公,我知道江言功夫很是厉害,可是,他居然要挑战三名魔门顶级高手,他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太托大了点!”江啸不禁有些怀疑的道。

“呵呵,江啸,之前,我也曾经有过和你一样的怀疑,可是,见识过江言真正的功夫之后,你就会发觉,他绝不是托大了!”旁边的江雷微笑着道。

“什么?”江啸看了江雷一眼,见江雷虽然在笑,可是说话的时候,很是一本正经的,他不禁朝远处的江言看了一眼,脸露出恐惧之色,连江雷这样的高手,都对江言以一敌三如此的有信心,那么,这个家族的年轻一代的高手,功夫居然高到什么恐怖的程度了?

“江啸,你沉睡数十年,有些东西也已经改变了,如今用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句俗语来形容江言,那再是适合不过了,我告诉你,江言的功夫,并不是来自于我们家族的武功,可是,他所学的功夫,比我们家族的武功还要厉害得多,还有,江天是我们家族公认的第一高手,可是如今,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江天的功夫,都是难以望其项背的。”旁边的蒋公也是微笑着道。

什么?江言的功夫,是连其父江天都难以望其项背的?江啸简直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可是,他心中又清楚,家族当中,这个蒋公和江雷,也是德高望众之人,他们说话向来都很有谱子,绝不会信口胡来的。

“呵呵,江啸,你就好好的欣赏吧,一会儿,你就知道我们所言非虚了。”见江啸还是有点将信将疑的样子,蒋公继续笑道。

听蒋公这么一说,那江啸,不禁是睁大了眼睛朝场中看了过去。不仅仅是江啸,江氏族人其他人,也是听到江雷和蒋公的话,也忍不住朝场中看了过去。

而此时,场中的刑宗主以及另外两名魔门宗主,觉得受到了江言的蔑视了。

开什么玩笑,让他们魔门三大宗主,同时和江言过招,以三敌一,这要传了出去,是会被人给笑掉大牙的。

而且,这要是胜了,也等于是胜之不武的。

“江言,你这不仅仅是在羞辱我,也是在羞辱其他两名宗主,甚至,也是在羞辱我们整个魔门!”刑宗主恨得牙痒痒的道。

“刑宗主,你太过激动了,我说这些话,并不是看不起你们,再说一句实话,不仅仅是你们单打独到,绝不是我的敌手,而且,你们三个人齐上的话,胜算也几乎是没有的!”江言淡淡的道。

狂傲!这小子太狂傲了!三个人打他都没有任何的胜算?刑宗主等三名宗主气得浑身发抖,江言这简直就是在赤裸裸的羞辱他们。

江言的话,在刑宗主等人听来,确实是狂傲,可是,在江言看来,这也确实是句大实话,别说是三名宗主,即便是之前的黄宗主姚宗主高宗主不死,他们魔门门大宗主齐上,自己也是不惧的。

“哼,刑宗主,这小子,太过狂傲了,你先站在一边,让我先教训教训他!”其他两名宗主的另一名宗主气得脸色铁青,愤怒的道。

刑宗主却是冲他摇了摇头,然后对江言道:“江言,我曾经,也算是十分的相信于你,如果你对我还有那么一丝尊重的话,那么,就先和我比,出招吧!”

江言却是摇了摇头:“刑宗主,正是因为出于对你们的尊重,因此,我才要你们三人齐上,今天,要么你们三人同时和我比,要么,今天就不比了,或许我派其他人和你们比。”

听江言这么一说,刑宗主一呆,要让他们三名宗主一起斗江言,他无论如何也是不肯的,可是,如果让他今天不和江言比试一场,心中的一口恶气,是无论如何也是咽不下去的。

“刑宗主,这小子既然想以一挑三的话,那么,就答应他好了,我们和他比!”这时另外一名宗主道。

“赵宗主,可是……”那刑宗主刚说出几个字,那赵宗主便走到他的身边,附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一番话。

赵宗主说出这一番话之后,刑宗主这才面色缓和,然后,对着江言道:“好,江言,既然你想同时和我们三个比,那么,就开始吧!”

事实上,要以三敌一,刑宗主绝不会答应,只不过,那赵宗主给出了一个主意,先是答应和江言比,虽然表面上看是三对一,可是实际上,在比赛的时候,其他两人自动退出比赛或者不出手,让其中一个人和江言比,那也算不上是占便宜了。

其实刚刚赵宗主附在刑宗主耳边所说的话,江言早已经听见了,知道他们的打算,不过,江言也不去揭穿,他们在比赛之前,是绝不肯答应三敌一,可是,一旦比赛正式开始,由不得他们不三人联手了。

“好,既然三位宗主答应,那么,请吧。”江言朝着三名宗主微微一欠身子,然后作了个“请”的手势。

这个动作,又是让三人心中不爽,这小子,以一敌三,居然还想让他们先出手,这简直是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一见场中的比赛要立马开始了,之前,还在议论纷纷的魔门弟子以及江氏族人们,均是不约而同全部住了口,一脸好奇的盯场中的比赛。

他们倒是想看看,江言能不能真的一个人敌得过三大魔门高手。

“看招!”在江言一说开始之后,那刑宗主,立马踏出一步,朝江言攻出一拳。

刑宗主这一拳攻出,江言不禁心中暗赞,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刑宗主这一拳,虽然看起来轻飘飘的没力道,可是,背后却暗藏着无数着变化。

而且,表面上没力道,可是也是暗藏力道,这是试探之招,可是,这种试探之招,也可以在转瞬之间,变成力量强大的攻击之招。

怪不得,魔门六大宗主之中,要数这刑宗主威信最高了,江言之前和黄宗主交过手,也看过姚宗主以及高宗主的武功,他们三人的功夫,绝对是在刑宗主之下的。

而另外两名宗主,也一直很听刑宗主的话,那么,他们的功夫,肯定是在刑宗主之下的。

“来得好!”江言脑中想着这些的时候,也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眼见这一拳攻来,江言高声赞赏了一声,之后,迎拳而击。

“砰……”的一声,两拳相撞,发出轻微的声响,那刑宗主的身体,微微一震,不禁心中骇然,江言这看起来随便的一拳,威力居然如此巨大。

而在刑宗主和江言对上手之后,其他两名宗主,互相看了一眼,自动的退到了一边,于是,三对一的决斗,就又变成了江言和刑宗主一对一了。

刑宗主一试江言的功夫之后,果然非同小可,当下刑宗主不敢怠慢,使出浑身的解数,一拳一拳朝江言攻击而去。

而江言,也是拳来脚挡,也不给刑宗主任何击到自己的机会。不过,江言防守的多,攻击的少,那是因为他面对刑宗主之时,还有那么一份的尊敬,并不主动攻击。

两人连斗几十回合,那刑宗主越打越是气闷,他无论使出什么招,都被江言给挡了过去,而江言,却是始终不攻击。

这样一下来的话,搞得就像是自己在攻击,而江言并不还手一样。

这就感觉像是江言在让着自己,这让他如何受得了?他攻出一拳之后,立马停手,然后盯着江言大声道:“江言,打到现在,你都不还手,怎么了?是看不起我吗?”

“放心吧刑宗主,我会还手,只不过,时候未到而已。”江言笑道。

“尽管出招吧!”刑宗主点了点头。

这时候,江言突然变招,他躲开刑宗主的攻击之后,猛的右拳一挥,朝刑宗主攻击而去,只不过,在攻出这一拳之后,他嘴里大叫一声:“刑宗主,注意了,这一招,乃是攻击你的腹部的!”

那刑宗主一听,心中郁闷,心想哪有打自己什么地方事先和自己说清楚的?他以为江言这是在虚张声势,没去理会这句话,结果,江言那凌厉的一拳,果然是朝自己的腹部打来的。

刑宗主以为江言只是在虚张声势,并没有对腹部进行防护,这一下不禁有些手忙脚乱,赶紧一个翻身,才躲开江言的这一次攻击,不过那动作,极其的狼狈了。

“江言,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打我什么地方?难道还要事先和我说吗?”刑宗主狼狈之下,不禁有些气闷的道。

江言见刑宗主狼狈,忍住笑道:“刑宗主,你不要不高兴,先听我说,之前是我骗了你,我觉得对不住你,因此和你比武,我一定要实话实说了,打你哪个地方,我会事先提醒,绝不会再有半句假话的!”

上海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武汉博仕医院怎么走
山东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湖南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镇江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