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异界全职业传承 第264章 断臂的铸造师

2020-01-14 12:18: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全职业传承 第264章 断臂的铸造师

荒芜山脉,镇压之地上空终年笼罩不祥,一股灰色雾气将整个世界笼罩。

嗡~

城隍庙中,一身官服的城隍爷突然显化而出,他一步步踏出城隍庙,来到门口,眺望天穹:“这是……”

脸色微微一凝,继而向着深渊之下望去,“看来那位的想法,有些错误啊。”

他能够清晰感受到,原本平静的深渊之中,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在酝酿。

这股力量,如果是在地府,在‘阴兵借道’之中,任何一位有点儿实力的小官都可以将之消灭,更别说一地之城隍。

然而他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无法借助‘阴兵借道’的情况下,空有威势,而没有相对应的实力,那位想要让他镇压此地,却是有些太异想天开了。

感受着深渊之中的存在,不光没有被自己的压制而镇压,反而因为自己的出现,仿佛感受到了极致的威胁,竟然反其道而行,想要提前出世的情况,城隍爷默默思考了片刻,最后摇了摇头:“还是尽快通知一下那位吧,如果这件事在几年之后,我地府之威望恢复一些,或许还有转机,然而现在……”

有了决定,城隍爷也不迟疑,心念一动,将一道消息传递给了镇守此地的那个神秘村子。

当天,村中便是火急火燎派出一个修为强大的村民,连夜赶往无名镇。

萧铁的行踪诡秘,无人可知,想要联系到萧铁,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消息带到无名镇,由无名镇转告。

……

云霄国。

水斗落下帷幕,戏剧性的一幕再次发生,虽然霍纯和余涛两人这一次都是全力以赴,然而最终的结果,居然依然是平局。

关键时刻,两人再没有任何保留,爆发出来了所有潜力,硬生生拼了一记,两人全都被狂暴的气浪掀飞,武道之力耗尽的情况下,根本不分先后,同时落入水中。

这也许是天意吧。

毕竟,同时落水的这种情况都发生了,众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不过,或许其他人是这么认为的,就连两大家族的人,在看见这一幕之后,都是一脸懵逼,然后一脸郁闷。

但是唯独萧铁,笑着摇头。

或许别人看不出来,但是身为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人,怎么会看不出,在最后那一刻,两人根本就没有真的动用全力,反而是如商量好了一样……

不过,这事情萧铁可不打算管,最后看了两人一眼后,回到木筏之上,继续顺流而下。

晃晃悠悠。

半个时辰之后。

木筏驶入一座水上巨城,这座城市非常独特,或者说非常有特色,城门并不是官道,而是水道,进进出出都是木筏或竹筏,让人眼前一亮,别有一股新鲜感,整座城市更是有近乎三分之二建立在水上,俨然是一座水上城市。

抬头一看,城门之上,‘秀水’二字清秀之中透着一丝凌厉,倒也极为匹配。

入城之后,萧铁就近找了一座驿站住下,饭后,第一时间前往这座城市的交易场所。

现在他迫切想要一门锤法武技,虽然不知道这座城市中有没有自己需要的武技,但是既然来了,怎么也要先找一找的。

“锤法武技极为稀少,而云霄国更是一直注重剑道和刀道,这方面的武技更是少之又少。”

转了一圈,没有出乎预料,就算有武技,也大多都是些刀法和剑法武技,而且都还不是什么好的武技,这让萧铁有些失望。

这个世界,本身锤法武技就非常稀少,使用之人大多都是铸造师,而铸造师本身,又侧重技巧,很少有真正侧重武技的,这就更加使得锤法武技少之又少了,此时萧铁还深处云霄国这等地方,奢望找到锤法武技,不得不说,还真是非常困难。

“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放弃寻找,萧铁抬头,看向了一处兵刃铺。

想找锤法武技,在这个传承被严重把控的世界,毫无疑问,直接找铸造师才是最好的办法。

想到这儿,萧铁迈步进入这家兵刃店。

作为刀剑盛行的帝国,或许这个帝国的其他武道修行者会相对于少很多,但换个说法,其实这对于萧铁来说,反而是最容易找到适合自己武技的地方。

因为,这个地方适合刀剑之道,而刀剑之道,都侧重于技巧,对于兵刃的要求比之其他武者都要高一层,那么岂不是也是说明,这个帝国的铸造师,也是要比其他帝国的普片厉害一层呢?

只是,毕竟是铸造师,他们的武技和技巧,可是比一般的武者的技巧和武技更加视若珍宝的,这也是为什么萧铁找不到锤法武技的根本原因!

一家又一家,萧铁很无奈,他发现,想要找到一门适合自己的锤法,真的非常困难!

虽然这个想法很好,但是想要实现,却非常困难,这些铸造师,其中绝大部分一听萧铁想要学习自家的看家本领,根本不听萧铁说第二句话,直接就将他赶出来了,哪怕有些有耐心听他说话,最终也说答应了的,也是非常让人无语,因为这些铸造师的本事,不是技巧,就是根本不适合萧铁的道,所以一直到当天下午一家家店门开始修业,他也是一无所获。

“难,太难了。”萧铁现在都有些后悔了,你说你有那么多选择,选什么不好,非要选择一个如此偏门的道?

这种道,就连神殿都帮不了他,传承太稀缺了!

第二天继续,然后是第三天,这座城市非常大,三天时间他也只是走了一小半而已,他还有希望!

“咦,这家店……”

当时间来到第四天,连萧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来到了哪个嘎达窝的时候,一家突然出现在荷花池边的兵刃店却是吸引了他的目光。

倒不是说这家店和其他店有什么不同,相反,相对于其他店面来说,这家店,可以说用门罗可雀形容也不为过,本就偏僻的地方,人烟稀少,更让人无疑的是,这家店,居然将门半掩,这是什么意思?

嫌客人还不够少?

带着疑惑,萧铁走了过去,还没进门,突然,一道身影猛然飞了出来。

“我去……”

萧铁一惊,然后一脸古怪。

只见被扔出来的是一个中年模样的干瘦男子,嘴角两撇小胡子让萧铁第一件事脑补出来了上一世某岛国的武士,当然了,之所以没有将之想象成另一个两撇胡子的经典形象,主要还是这中年的打扮,一身鲜亮的袍子加之秃顶……

“老家伙,你别不识趣,你也不打听打听,就你那破武技,除了我,还有谁愿意要?哼,既然你不卖,我还不卖了,你就留着发霉吧!”

这中年恶狠狠的放出狠话,虽然眼中明显透着不甘,但最后一挥衣袖,就打算离开。

不过其刚一转身,就看见萧铁正古怪的看着自己,顿时又是怒骂:“看什么看,没看过这么帅的帅哥吗?一般呆着去,别挡着大爷的道了!”

萧铁嘴角一抽,帅哥?

目送这人离开,萧铁好半响才回神,哭笑不得:“果然,天下无奇不有,这位自恋的能力,怕也算是其中翘楚了。”

须弥,萧铁转而看向了眼前这家兵刃铺:“既然遇到了,就进去看看吧。”

听刚刚那人的话,不难听出,这家店铺的主人,显然是掌握了一门武技的,而这又是兵刃铺,那么很可能就是一门锤法武技,值得他一试。

刚到门口,一股扑鼻的酒味顿时让萧铁差点呛到,眉头一蹙,还是迈步进入其中。

刚刚进入店铺,一个略显沙哑,透着一丝玩味的声音传来:“呵呵,你也是为了我的疯魔锤法而来?”

啥情况?

疯魔锤法?

很出名吗?

萧铁一时间有些懵,脑袋里接连出现这几个问题。

但是仔细想了想,却根本没有听说过什么疯魔锤法。

他抬头扫视一眼这件店铺,地上满是酒瓶,屋子似乎也是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过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洒满了地面,连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货架上零零散散还摆着一些兵刃,虽然品质都是不算多好的,但最少也是要比当初萧铁店铺的情况好多了。

顺着声音,萧铁看过去,就见在略显昏暗的店铺角落,一个柜台边,两只脚和一只握着酒瓶的手真露在外面。

萧铁目光一闪,有些惊讶,因为他第一时间就看出来了,这人居然是一个实力不算弱的武者,难怪刚刚可以直接将那家伙扔出店铺!

要知道,那位自恋狂看上去不怎么样,但是实力,那也是达到了玄级中期的,对于一位铸造师来说,能够达到玄级后期,乃至于地级,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继续靠近,当萧铁真正看见这个人的时候,却是猛然愣住了:“这……”

断臂?

没错!

就是一个断臂之人!

原本没有看见全貌,萧铁还没有发现异常,当临近了看之后,他却是猛然发现,这居然是一个只有一条手臂的独臂之人,而且这人,另一条手臂根本就是齐肩而断,这让他想到了一个传闻!

传闻之中,铸造师这个行业之中一直都有着一个规矩,那就是断臂之斗!

一个铸造师和另一个铸造师,在有着化不开的仇恨或矛盾的情况下,他们会选择这种比斗,比拼铸造能力,输者断臂!

要知道,对于一个铸造师来说,手臂,那就是他们的饭碗,铸造师铸造兵刃宝甲,两条手臂,缺一不可,一旦缺少了一条手臂,哪怕以后还能铸造,但却也代表着,他们再也没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了,别说更进一步,就连保证自己的能力不倒退,都很少有人能够办到!

难道说,这位铸造师,是一位断臂之都的输者?

萧铁心中有些迟疑。

也是此时,独臂之人抬起了头,凌乱的头发遮挡着一半的面容,但另一半面容露出的那种憔悴和疲倦,以及那一只混浊的眼瞳,却让萧铁心中莫名有些触动,他自己也是铸造师,铸造师少了一条手臂代表着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这人咧嘴一声冷笑:“想要我的疯魔锤法?可以!赢了我,拿走!没有本事,滚!”

萧铁眼睛一抽,这又是什么暂开?

不过,转念之间,萧铁点头:“行,你说怎么比!”

这独臂男子没有丝毫墨迹,抬手之间,一指身侧的一个货架:“同级别的武器,斩断它!”

萧铁抬头,眼睛却是猛然一眯。

刚刚他一开始还真是没有发现,原来在这店铺内,居然还有一把称得上宝物的兵刃。

这是一把刀,外形是这个世界极为常见的,类似于上一世古代斩马刀的战刀,只是相对于真正的斩马刀来说,这把刀却是要小了一圈而已。

根本不用取下来,只是一眼,以萧铁鉴定师以及铸造师的能力,就已经看出了这柄战刀的品质。

“制式片刀,刀长六尺五,刃长三尺二,柄长三尺三,阔一寸整,品质上品利器……”

不光如此!

萧铁还发现一个让他有些惊讶的情况,这柄刀,居然还是一柄极品之兵!

同级武器,分为劣质、普通、优良、无暇、完美五个品质,同为上品兵刃,能够称之为完美的,那么就必须是达到了无暇之上才行,而眼前这柄战刀,就是这么一把上品利器之中的极品之兵!

这……

这还是萧铁第一次在其他铸造师手中看见这种极品之兵,要知道,虽然他自己想要铸造一件极品之兵轻而易举,但是他可是无比清楚的,其他铸造师,想要铸造出一柄极品之兵到底有多么困难!

很多铸造师,究其一生,也是无法铸造出一柄极品之兵也是非常正常的,更何况,眼前这柄战刀,要知道,那可是利器上品啊!

再进一步,那就是宝器,也就是说,铸造这柄战刀的铸造师,其实已经只差一步,就可以成为真正的宗师级铸造师了!

下意识的,萧铁看了一眼那独臂之人,难道说,这位,曾经还是一位无限接近于宗师的铸造师?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联系电话
成都送子鸟医院的具体地址
长春白癜风治疗价格
南充专业治白癫风医院
淮安治疗早泄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