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全知武神 第一千零二章 过往(二十九)

2019-12-02 13:27: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知武神 第一千零二章 过往(二十九)

心中骂着,却还不解气,乾之轩从乾秀文的腰肢上抽出了手,退后一步,踩在剑柄上,然后狠狠一掌扇在自己脸上。

乾秀文听道“啪!”的一声,大吃一惊,脚下的青竹剑有些不稳定,剧烈的晃动了下。恰好这时一阵剧烈的北风袭来,晃动加上风力,差一点把乾之轩弄得掉了下去。

乾秀文回头,生气的说道:“你在想什么呢?怎么怪怪的!”

乾之轩忙笑道:“没什么,我还是觉得站在剑柄末端比较自在,皇妹不用担心,就算不扶持着皇妹我也能站得很稳。”

乾秀文一直觉得乾之轩怪怪的,有些生气,说道:“随你便!”

如此一来,乾之轩到是冷静下来了,开始站在青竹剑上欣赏起美丽的雪景来。

二人回到皇宫时,已经是吃午饭的时候。乾秀文和乾之轩又说了几句话后,御剑离去。乾之轩早已经知道乾秀文是和乾帝一起吃饭的,所以也不挽留乾秀文

,向乾秀文的背影挥了挥手。

乾帝有个规矩,每逢除夕前几日,都会把皇子召集起来,一家子大团圆。这期间,会举行演武大会,让皇子互相切磋,并以此判断各个皇子的修习情况,看看皇子们武道进步情况。

这一年,比武切磋的时间刚好是今天。所以,下午的时候,乾帝把众皇子都叫到了养心殿正殿前的广场中。

这个每年一次的这个演武大会,除了和乾帝亲近外,也是皇子们展示自己的最佳时间。大乾皇室以武立国,虽然重视文化学习,但最重视的还是武道。

乾傲等历来对这演武大会都十分重视,若比得好脸上也有光,父皇也会重视自己,说不清一高兴就奖赏了什么好处;若比不好,不但父皇,就是自己也会小瞧了自己,自信心受挫,日子不好混了。

乾之轩跟随众皇子心不在焉地来到广场的时候,广场上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却是乾帝的三宫六院嫔妃和各位皇子的家眷同样悉数到场。

这些人中不少一见到乾帝和他的皇子来了,立即行礼问好。而乾之轩因为算是年纪最小的皇子,也跟着沾了点光,被喊了好几声“小皇叔”。

乾之轩看到面前的众后辈中有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的,心中感到十分怪异,不禁想笑。但他不敢笑出声来,脸上肌肉扭了几下,总算是忍住了。

其实乾之轩不知道,大乾皇室重视血脉的开枝散叶,皇子年满十四岁往往就开始纳妾;公主年满十六岁,就基本都嫁人了。

乾之轩和乾秀文显然成为了两个特列,但乾秀文是因为乾帝的溺爱,舍不得最疼爱的女儿这么早嫁出去;而乾之轩恰恰相反,乾帝一点都不喜欢他,完全忽视了他,连他的婚姻大事也都有意无意的忘记了。

接下来,乾帝发表了一通关于祝贺新年的讲话,然后演武大会也就算正式开始了。

这些年来,因为乾帝觉得乾之轩的修为还很低,所以一直没有让乾之轩参加。这一年,乾帝依然没有什么打算,所有乾之轩也就不在抽签的行列之中。

等乾傲等七个皇子分别抽签,然后按照抽签的顺序找到各自的对手,就开始一一对战,热热闹闹的比试起来。

这一天,因为是乾帝命令下的一家大团圆,所以来到广场看演武大会的人特别多,场面分外的热闹。乾之轩以前只有在香泽镇的庙会后才能见到这么多人了,有一些不自在,于是悄悄的攀上了一间殿房的房顶,站在高处观看。

乾帝的七个皇子中,别看太子乾傲看上去相貌猥琐,其实以他的修为最高,修炼的境界达到了“辟丹境”第九成,这个修为在历代的皇子中也是能排上名号的。否则,乾帝也不可能毫不犹豫的就立他为太子。

乾傲平时常常以此沾沾自喜,虽然他达到这个境界层次后,就无论怎么修炼都进展缓慢了,但他还是时不时的向自己的兄弟夸耀自己的资质过人,反正一直没人能超过他。

其余的六个皇子的确也都不怎么成器,修为都在“冲脉境”第五阶和“辟丹境”三成之间,和乾傲差距不小。

不过,众人在家眷面前,为了面子也不会轻易认输,遇到乾傲时,纷纷使出浑身解数,场面看上去精彩激烈。而众皇子的家眷也纷纷向他们呐喊助威,互不相让。

乾之轩站在高出看着众人热热闹闹的比试,脸上却露出一丝好笑。若是以前什么也不懂的乾之轩,看到众人比试时那精彩的招式、华丽的武技时,肯定会口瞪目呆,惊为天人,可惜现在的他修为境界已经到了“混元境”第三层。

武道的修炼都是往后提升越来越难,所以别看乾之轩武道修为仿佛只比乾傲高四个层次,但跨越境界之后,二人间的实力差距却已经天差地别。

就因为这样,乾之轩看到众人比试时,只感觉像是小孩子打斗一般的滑稽可笑。而对于太子乾傲,乾之轩虽然承认他的实力不错,但他只懂得以连续的强力攻击压制对手,仿佛施展武技不会消耗元力一般,可谓十分的愚蠢。

正当乾之轩在心中暗暗评论众皇子的武道招式时,忽然听到乾秀文的声音道:“小皇兄,原来你躲在这里啊!”

乾之轩心中一跳,同时又一喜。本来,他觉得自己对乾秀文做的事实在过分,而且乾秀文在中午离开时也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但现在听到乾秀文的话音中根本没有生气的感觉,看来乾秀文并没有把自己“无耻”的所为放在心上。

“喂,你怎么不说话!”

乾秀文看到乾之轩在呆呆的傻笑,不禁十分奇怪。

乾之轩醒悟,忙笑道:“我就说这么热闹的场面皇妹怎么能不来呢。”

乾秀文撇撇嘴,不屑的说道:“本来我还真不想来呢!众位皇兄除了太子外,其他人都是笨拙难看,不堪一击!可惜爹爹就是不让我上场,不然……”

乾秀文脸上颇为不满,“就是太子也不一定打得过我呢!”

安徽人口职业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温州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常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