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绝世邪君 第九百二十二章 是那里?_1

2020-01-16 22:15: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邪君 第九百二十二章 是那里?

全文阅读

“紫玲莎。”秦石吃惊的皱起眉:“竟然是她。”

“秦小友,你知道紫玲莎。”

秦石并未隐瞒的点点头:“不满城主,我和这位紫玲莎,出身于相同的帝国,算是老乡吧,而且在我们之前还有些渊源。”

闻言,李坛心跳加速,不由的狂喜起來。

“小兄弟,那这么说,你就是那个人。”

“嗯。”秦石愣了下:“城主,什么哪个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友有所不知,三年前,紫玲莎恩人将明浩从生死门中拖回,勉强保住了明浩的性命,但却无法将他的灵魂救出,那时候我心中急切,我几次求过紫玲莎恩人,只是她最后只留给我一句话,然后就独自离开了。”

“什么话。”

“她说,若是有一日,一名和她出身同国,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出现,说不定明浩就有救了。”李坛言罢,上下打量秦石,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满席黑袍:“一身黑袍,出身同国,现在这么一看,那人无疑就是秦小友啊。”

“有这种事。”

秦石却呆滞的愣了愣,之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对紫玲莎,他始终充满好奇,好像两人从第一次在云鼎宗的无尽地狱之中相遇,就是冥冥中注定的一样,之后两人始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至今为止他还记得紫玲莎对他说过的话。

“我们,是一种人。”

只是,他现在也想不清楚,她口中的一种人,究竟是什么意思,包裹三年前和李坛所言的话,三年之前,应该是两人刚见过面,他刚上焚天宗的时候吧。

“这个女人,真是无处不充满了神秘,看來想要弄清楚这些,只能够有机会再见到她,当面和她询问清楚了。”

无奈的想道,但他现在更好奇,紫玲莎是如何断定,他能够将明浩的灵魂救出的呢。

他冲李坛道:“城主大人,我想问一下,你可还记得,紫玲莎当初是怎么救明浩少爷的吗。我想知道整个过程。”

“容我想一想。”时隔三年,尽管想李坛这样的大人物也要搜刮识海,才能够想起当初的每一幕:“我记得,当初紫玲莎恩人进入城主府,和我说能够救明浩与水深火热之中,那种情况,秦老弟也能想象到,我救子心切的已经开始乱投医了,便相信了她,之后她要求我们三日之内,都不能够进入城主府。”

“那三日,我驱散了城主府所有的侍女和下人,连我也是守在城主府外三天三夜,沒有进入,所以这个细节,我还真的记不清楚。”

“不过,我记得,那三日,整座城主府都被黑色的乌云笼罩,不分昼夜,昏暗之际,是当乌云散尽时,紫玲莎恩人才从城主府中走出,当时她极为的虚弱,和我说,明浩的命已经保下來了,然后给了我一枚黑色的珠子,要求我无论发生何事,都必须要将这珠子保护好,不能出现半点差错,否则,明浩必死无疑。”

“黑色的珠子。这珠子在哪。”秦石好似抓到什么线索一样。

能看出來,李坛明显挣扎了下,但对此秦石也沒有着急,毕竟事关李明浩的安危,换一个人也会犹豫一番吧。

最终,李坛望着李明浩呆滞的面庞,深深的长叹了口气,道:“儿子,别怪爹爹,我想若是你有意识,也会让爹爹这么选吧。你是我的儿子,与其这样如行尸走肉般活着,倒不如去拼一拼,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要成为这天底下,最盛名的明君,用你的善良,去温暖天下,爹爹一定会将你救回來的。”

言罢,一咬牙,目光才不在李明浩的面庞上逗留,李坛冲着秦石道:“秦老弟,你和我來,我带你去看那个珠子。”

秦石跟上,赵构剑和不死老道两人也连忙凑上去。

四人穿过房间后踏入长廊之中,之后当抵达到之前叫秦石充满疑惑的那一颗,拥有十分强大煞气的黑色珠子前停下,李坛道:“秦老弟,这就是紫玲莎恩人最后给我留下的珠子,我一直将其封存在我的收藏中,若不是今日你开口提出,此事我未和任何人提起过。”

“是这个珠子。”秦石也愣了愣,但随后一想,一切倒是都通顺起來,暗暗的道:“难怪,之前会感觉到这珠子奇怪。”

“确实,以这珠子外露的煞气浓度來看,说不定就是李明浩体内煞气的源头。”血巫师道。

有了想法,秦石道:“城主大人,我想要看看这珠子,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将展柜打开。”

“这是自然,既然选择了你,那我肯定会无条件的配合你和相信你。”李坛伸出手,一道嵌有灵魂识别的力量被他祭出,随后那展柜上的锁头咔嚓一声,很自然的就解开了。

“嗡。”

而当那屏障展开,顿然,一股极强之力爆发,好似冲毁堤坝的江洪一样,叫外界的四人脸色一变,同时运转起各自的本事,才勉强的将那力量给抵抗下來。

“好凶残的邪力。”不死老道皱着老眉哼道。

要知道,他可是被这邪力困扰了三年。

力量散开,秦石才收起手,之后他独自上前三步,手掌轻轻的从那黑色珠子上拂过,而他每次撩动,必会有邪力冲天,叫他皱起眉來。

“小家伙,这黑珠,是一个须弥空间。”瞧着几次卷动的黑色煞气,血巫师突然开口。

“须弥空间。”

“嗯,你看这小珠子不大,其实它是由无数个空间结界所堆积而成,我想,当初那个紫玲莎,应该就是将那煞气的源头引入到这须弥空间之中,所以才保住了李明浩那小子的性命,只是这些煞气的根基却在李明浩身上,所以这些煞气不被驱逐,李明浩的灵魂才无法解救。”

“是这样。”秦石恍然大悟,跟着好似找到了什么线索,回身冲着李坛三人道:“三位,接下來,我要将念力祭出,进入到这须弥空间之中,这期间可能会引起大范围的波动,所以还请几位退后一些,然后帮忙护法。”

“让我们退后。这不可能,谁知道你是不是想要借此机会,对李少爷下什么毒手。”赵构剑首当其冲的反对。

而不料,就在那刹那间,秦石周身的气场聚变,犹如风云莫测的苍天一样,上一秒还是晴空如洗,下一秒却狂风暴雨,那漆黑的眼眸,如一把足矣厮杀一切的力量,死死的瞪向赵构剑:“人命攸关,我不想和你废话,如果你在敢多说一字,那我保证叫你付出代价。”

“你。”

赵构剑下意识的动怒,但一个你字脱口而出之后,他再也说不出下个字來了,他直勾勾的盯着秦石,竟从那黑眸之下,察觉到几分森冷,如凶魔一般的杀机,叫他不寒而颤。

“好恐怖的眼神。”连李坛都是略微吃惊。

赵构剑出奇意外的退后一步,叫不死老道从旁边大呼痛快,之后冲秦石道:“秦小兄弟,你放心做吧,我们在这里为你护法,免得某些小人趁此机会來做出些不耻之事。”

“你。”赵构剑干瞪眼。

“那就麻烦前辈了。”却不等他开口,秦石收敛气息,这才将精力全部集中在那可黑色的珠子上,五指在袖口前摊开,一道念力形成的元婴跳出。

“给我破。”

念力冲出,秦石试图要进入到那须弥空间之中,想要探测下其中的秘密。

砰。

却不料,当秦石念力刚临近那黑色珠子时,竟受到一股极强的反噬力,成一片一片六棱形的护盾一样,将他前方的路完全挡住,跟着是那些残暴的煞气,如龙如虎的冲击上來。

“该死。”秦石脸色一变,念力瞪开眼,五指在胸前拉动,划过五道金灿灿的光辉,这才算是勉强的将其击碎。

砰。

但是,煞气好破,那六棱形的防御阵法却无论如何都破解不开,秦石连番转动手印,大设立绝,大漠荒芜决,连吞天龙吟都动用出來,不过任由那两股力量的断层再强,在这六棱防御阵的面前都形同虚设。

“怎么会这样。”秦石皱了皱眉。

“小家伙,不太对劲,有些古怪。”

“什么意思。”

“你看,这阵法,看似是在守护这黑色珠子,不过你仔细看上面的力量流向,所指的方向并不是这个黑色珠子。”血巫师分析到这,突然道:“我觉得,这须弥大阵的入空,并不在这黑色的珠子里,应该是另有他处。”

“另有他处。”秦石皱了皱眉,不禁骂道:“这是什么路数。一环套一环吗。在这玩猜谜游戏啊。这煞气的胆子可真够小了。”

无奈怒骂,心中却沒有半点办法,只好将念力收敛到体内,李坛三人见状连忙上前,李坛道:“秦老弟,怎么样。”

秦石摇摇头,如实转告:“不行,我找不到这须弥空间的入口。”

“嗤,我就说,这小子是在这骗人的。”一有嘲讽秦石的机会,赵构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秦石懒得理他,而是陷入了长久的沉思,脑海中仔细的回想着整个过程,不想要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想要找到这须弥空间的入口。

而突然,他和血巫师几乎是同时开口。

“难道,是那里。”

...

天津高新区贝勒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宿州市中医医院
四川治疗早泄方法
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