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轮回之业第199章不要勉强哦

2020-01-25 07:58: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之业 第199章 不要勉强哦

天风和煦,初阳温暖,已近立春,气候渐转回暖,近来最是怡人。

江枫寻了一块花岗岩,仰躺其上,手持书本正细细阅读,此地,离祭阵堂不远。

“原以为我已经彻底掌握了祭阵二炼,如今看来,想不到我还遗漏了这些细处,小小瑕疵,虽无大碍,但最是不美。知晓了,补上了,自然也就圆满了。”

穆老扔给他的这本书没有任何祭阵之道的修炼方法,只是单纯详尽的基础知识,简而言之,便只是理论而已。

不过江枫将其中所述与自己修炼祭阵所得两相映证,非但没有纸上谈兵之缺,反而有所感悟,稍有精进。

“江小友,此时你不是应该在祭阵堂内随穆老修行吗?怎会在此?”

耳边传来武震方的声音,江枫忙合上书本,起身望去,却见武震方神情疑惑,目中隐有不悦。

他本来只想前来暗中查探一下江枫是否在认真修习祭阵,毕竟事关重大,他半刻也不得松懈,谁知来时却在祭阵堂外见到眼前这一幕。

“江某惭愧,穆老说我只是山野路子,自以为攀上侯爷的关系便想学习他的祭阵之法,终是痴心妄想。他言称不屑教我,便给了我这本书,命我自学。”

江枫摊手无奈,武震方接过他手中的书本一观,眉头当下皱的更紧,他虽不懂祭阵,却并非不识,这书中根本没有任何修炼之法。

“江某不才,但既然答应了前辈,自然会尽力而为,虽是万般无奈,但只能先将此书阅过,牢固基础,再去求穆老正式授我修炼之法。”

江枫语气诚恳,却无异于火上浇油,武震方火冒三丈,将书本还与江枫,转身就向祭阵堂走去。

“小友资质,别人不知,老夫难道还不知晓吗?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暂且放宽心,待老夫去与穆老商谈,稍后自有好消息回临。”

穆老的心思,武震方怎会不知?如今事关紧要,江枫能否成功修习完成祭阵三炼,直接影响到他能否破开封印,得到舍利骨。

时间紧迫,加之此时内忧外患,若是错过了立春,不知下一次还要等到何时,若是因起江枫怀疑,暗中潜逃离去,那他才是真正的竹篮打水一场空。

见武震方进入祭阵堂,江枫又仰天躺下,依旧翻开书本,静静阅读,恬淡静谧,好似与世无争。

清风拂过,少了几许凉意,已渐有些春风的模样,在江枫的脸上化作一个微笑,令人如沐其中。

……

祭阵堂,最上层的房间中,穆老正想将手中书本扔回桌上,取些点心。但就在书即将落向桌面时,他却眼睁睁地开着它定格在半空中,再未坠下。

“这是……”

穆老满是皱纹的眼角猝然睁大,发现房中一切都仿佛静止一般,唯有他尚且正常。他虽专精祭阵之道,但也是个实打实的神海境修士,自然知晓眼前一幕代表着什么。

“侯爷驾临,不知所为何事?”

穆老话音甫落,武震方的身影在他正前方凭空出现,闻其语气依旧随意,傲气不减,脸上终于渐生怒容。

穆老见武震方鹰视狼顾,半步界空境的威压尽数逼压而来,心底没来由升起一种惧意,再难自若。

“老夫没有时间与你废话,姓穆的,看来我平日里是对你太过客气,让你养尊处优惯了,竟忘了这武侯府内,谁才是主子!”

武震方眼中闪过一缕杀意,穆老心底一颤,感受着越来越强的威压,浑身一个激灵,连忙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

“侯爷……”

“看你是个祭阵大师,有些用处,往日里才尊你一声穆老,你还真把自己大能巨擘不成!老夫今日便把话讲明了,那江枫,你教也得教,不教也得教,如若不然,坏了老夫的大计,你和你九族一百四十五人就直接准备后事吧!”

武震方留下杀气凛然的一番话,身形再次消失,已然离去,留下穆老一人在房中两股战战,瑟瑟发抖。

武震方所言不错,他是祭阵大师,武侯府上下尊敬他已久,就连武震方和武修林都尊称他一声穆老,不知不觉,令他产生一些错误的自我认知,养成了超越底线的自负傲然。

武震方事前早已知会过,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甚至以为武震方想谋夺他的祖传秘法。

直到此刻,他才知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他恃才自傲,可是他自傲什么,他自负什么,他有什么资格自傲,又凭什么自负。

当武震方释放杀意的刹那,他才醒悟,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他仍不过是抬手可杀的蝼蚁罢了。当对方动了杀心时,所谓祭阵大师的身份毫无用处。

半晌之后,穆老忽然醒转,连忙冲出房间,一路跌跌撞撞出了祭阵堂,四处张望,终于发现了躺在花岗岩上看书的江枫,而那本书正是他给的那本。

“江公子,江公子!”穆老脸上阴晴变幻,最终三步做两步上了前去,“你怎么在这啊?”

“穆老?”江枫神情自若,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不是你让我看书自学的吗?”

江枫扬了扬手中的书本,穆老看他的模样,更是发窘,但命悬人手,只能赔脸谄笑。

“以江公子绝世之资,怎会还需看这种鸡肋的书本?我之前是与你开玩笑的。”

“可是你不说我是黄口小儿、山野路子吗?在下还是又自知之明的,不会痴心妄想的以为穆老会教授我。”

江枫一脸怀疑地看着他,穆老一张老脸都快拧成一堆褶子了,冷汗直冒不停。武震方已将话说明,他更知道五日期限,江枫若真不能在此之前学成祭阵三炼,他必死无疑。

“人老了,难免说些胡话,穆某绝无恶意,能传授江公子这般天才人杰祭阵之法,也是在下的荣幸,何谈其他?”

“真的?”江枫玩味地看着他。

“千真万确!老夫定当倾囊相授,保证江公子能在五日之内完成祭阵三炼的修炼!”

穆老抹去额前冷汗,拍着心口,再三保证。

“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勉强哦!”

“句句肺腑,何来勉强?”

“真的不勉强?”

“这皆是出自穆某本心,诚恳之言,绝不勉强!”

“那好吧!”江枫合上手中书本,“看在你这么有诚意再三求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好了。”

穆老嘴角一阵抽搐,却只能继续保持着他自认为“真诚”,实则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亲自将江枫请回祭阵堂。

“请江公子随我入室正是开始修炼吧!”

江枫后背双手,昂首阔步,在四周围观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轻松写意地再次踏入祭阵堂,进了穆老的房间。

暗处,武震方目睹一切后无声点头,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祭阵堂外,一众武侯府围观之人,此时已被眼前一幕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你看见了吗?那可是穆老啊!他老人家竟然亲自出门相请于人,还苦求对方随他修习祭阵。”

“我又没瞎!不过,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那真是穆老?”

“天了!这是要天下大乱的节奏啊!这是昭示吗?”

……

不多时,穆老亲自相请江枫入室,并连连哀求对方随他学习祭阵之法的事已穿的沸沸扬扬,闻者尽是一片惊愕,待确定传言确实后,俱是震惊茫然、难以置信。

不少祭阵堂的低级祭阵师无不对江枫心生嫉妒,那可是穆老,武侯府唯一一位祭阵五炼的大师,却要亲口承认自己的哀求绝不是勉强,甚至即便如此也要教授对方祭阵。

他们只知江枫是少主相邀暂住的贵客,却不知他的详细,着实令人心生好奇,纷纷开始调查,想要探知一二。

而与此同时,江枫已随穆老开始修习祭阵三炼。

祭阵之法,前三炼乃是广为流传的基础,之前江枫一直无法获得第三炼的方法,如今终于如愿。

穆老碍于武震方的威慑警告,不得不尽心竭力的教授传道,但也难免拘谨。随着两人逐渐进入状态,一者悉心教导,一者诚心求学,这种尴尬的氛围也在无形之中渐渐消散了。

穆老发现,江枫的资质却是极为出众,特别是他已灵阵代替基阵,辅助完成祭阵的方法,更是他从未想过的新奇之法,给予他不小的启迪。

特别是当江枫道出他初学祭阵至今不过一年,便已达到祭阵二炼的境界时,穆老惊讶之余更是不由生出惜才之心,甚至暂时忘了不快,对江枫由衷的赞叹。

穆老觉得,或许这次教导并没有那么煎熬。江枫作为年轻人,思维方式有别于他们,更是大胆联想创新,勇于尝试,或许他自己也可以因此受到启发,再做进益。

“不对,这里应该是这样的……”

“穆老,您看这样如何……”

祭阵堂顶层房间中,穆老和江枫,一老一少,已然融入到教学祭阵的氛围之中,不断激发碰撞出思维的火花,勉强也算是其乐融融,不觉时间已逝。

……

时间回到一天前,江枫、夏夜殇、幽梦三人于西山古林设计将梁羽和孙思文一行十四人尽数斩杀,幽梦以妖鹰将他们的头颅送回素王谷。

是时,素王谷内,王组及众长老正焦急等待着梁羽等人携探知所得的消息回归。

“掐算着时辰,应该回转了。”

正在此时,一只妖鹰突然不顾一切冲入素王谷内,守宗弟子也是一阵愕然,依常理而言,这种低级妖兽根本不敢靠近他们这种宗门所在才对。

事出反常,但还不及他们出手擒拿,妖鹰已在极速之间避开所有人,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长鸣着一头撞死在素王谷的主殿前。

“嘭!”

妖鹰身亡的瞬间,他爪间的一枚杂色储物戒也坠落在地,其上符文一闪,只听一声清脆爆鸣,竟当场毁去,其中所储事物尽数散落。

王组正在思虑,却被这突兀一幕惊动,踏出主殿时,正见梁羽等人的头颅滚楼四散在地,他们临死前的神情仍清晰地凝固在脸上,皆是相似的不甘的怨怒,十四人,一个不少。

“怎么回事?!是谁干的?是谁残忍杀害我素王谷的弟子?还将他们的头颅送回宗门公然挑衅羞辱!”

……

(未完待续!)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可信吗
京都儿童医院预约电话
贵阳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保定能治男科的医院
银川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