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长生证道 第五百八十三章 后有追兵

2019-10-12 19:52: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生证道 第五百八十三章 后有追兵

刚刚见识过这个幻傀的恐怖实力,凌霄可没有蹚浑水的意思,当即一催法诀,便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之大吉。

然而他身子刚刚微微一动、还未来得及腾空而起,南宫小姐却是猛然回首一记猛挥,红丝缠再度化出一条黑龙,向着金袍男子飞扑而去。

后面金袍男子却仍是不慌不忙地信手一挥,波的发出一道剑气,就将巨龙再度一搅而碎。

凌霄见状更是心惊,也愈发坚定了逃离了心思。但就在这时,南宫小姐却是美眸一闪,突然空中一个急转,竟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着凌霄这里激射而来。

凌霄一惊,知道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这是要强行将自己拖入浑水,不由得心中顿时一沉。

如今距离邀月天宫的关闭只剩下三天,按照之前得知的消息,宫中传送闯宫者前往祭台说不定就是哪时哪刻的事,只要自己保持现状,届时以自己目前手上所得的幻珠,估计最少也能兑换一把极品灵器或者一些罕见的炼丹材料。

但他若是此刻被拖入南宫小姐的战局,说不定就会因此而被传送出邀月天宫,而且看这个金袍男子的强悍,没准自己还会有着性命之忧,这自然是他绝不能接受的事情。

想到这里,凌霄手中摸出数枚符箓,二话不说同时爆裂而开,化为无数符文地往自己身上一没而入,跟着他的身影瞬间一个模糊,消失在了大石之后。

正在这时,他的身后却传来了南宫小姐的一声轻笑:“凌道友看见小妹有难竟然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真是好狠的心肠!”

凌霄充耳不闻,闷声不吭继续奔逃。

便在这是,南宫小姐身后的金袍男子身形忽然一振,竟然猛地加快了一倍的速度,瞬间就将两人的距离拉近到了数丈,接着将手一挥,又是一道庞大的金色剑芒劈了过来

南宫小姐玉手一拂,两件灵器陡然浮现而出,跟着她一个掐诀,目露一丝厉色地娇叱道:“爆!”

砰砰两声炸响,后方虚空之中一股极其强烈的灵力波动弥漫而起,金色剑芒果在两件灵器的自爆之下,被硬生生地一驱而散,而金袍男子的身形也因此被阻挡了片刻。

同一时间,南宫小姐单手一翻,一团白光在其身后亮起,接着她的整个身影就在白光之中消失了。

下一刻,凌霄身旁处波动一起,一道白光闪起,跟着一个娇俏的身影从中跃出,赫然正是原本还在数十丈之外的南宫小姐。

也不知她用了何种秘术,竟然瞬移到了凌霄的身旁。

南宫小姐冲着凌霄嫣然一笑:“凌道友,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凌霄此时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任谁被人强行拖入一汪有可能波及自身安危的浑水,估计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

此时金袍男子的身形晃了两晃,下一刻便诡异地出现在二人身后的十余丈之处,二话不说手臂一抬,一道十余丈长大的金色剑气一卷而来,声势惊人无比。

凌霄反应奇速,几乎在那道金色剑光出现的同时,他便将袍袖一抖,赤色灵剑一飞而出,化作一道五六丈大小的红芒迎了上去。

而他自己却是身化长虹,加速向着前方激射而去。

身后,金红两道剑光交织在一起缠斗起来,不时发出清脆的撞击之声。

一旁的南宫小姐见状,嘴角不为人察地浮起一丝浅笑,原本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

她一声不吭,同样化作一道紫色的遁光,紧随凌霄而去。

片刻,赤色剑芒便发出一声哀鸣,被金光的狠狠一击变得光泽黯淡下来,重新化为一柄小剑消失了。

正在埋头狂奔的凌霄心中突然一凛,下一刻,袖中已经多了一柄赤色的小剑。他灵识一扫之下,便发现小剑此时光泽黯淡,灵性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

凌霄心中顿时一震,仅仅一个照面的交手,他便发现,眼前这个幻傀的实力,竟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得多。

金袍男子表现出来的气息,只有灵化后期的样子,但是他的真正实力却远比不久前斩杀的那头同样境界的独角犀牛还要恐怖,竟然带给他当年首次面对玄凰宫宫主、灵丹境强者吴烛之时,那种源自内心深处的强烈压迫感。

更让他头大的是,这个金袍男子竟然还是一名剑修,而且其修炼的也不知道是何种剑道神通,每一道看似平淡的剑光,真实的威力却都是横扫千钧,无坚不摧。

比如刚才的一剑,虽然事出匆忙,但他仍然发挥出了七八成的御剑术,但是却被对方那样轻描淡写一般地破去,实在让他震撼不已。

就在这时,金袍男子身子高高跃起,呼的一声怒斩而下。

一道金色剑光以比先前还要快上一倍的速度,朝着凌霄两人漫卷而来,一个呼吸过后便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之处。

凌霄时刻外放的灵识第一时间便体察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机,身后传来的那种毁灭般的强大压迫感让他感觉像要窒息,他心念急转之下,猛地一咬牙,霍地转过身来,双臂陡然一振。

顿时一股暗金色的灵气冲天而起,两条手臂之上陡然遍布起来一层青色的灵纹,细看这些灵纹其实是一层密密麻麻的青色鳞片。

他一声沉喝,狠狠一拳捣向了呼啸而至的金色剑光。

南宫小姐心里一惊:“此人疯了吗,我的极品灵器都抵不住对方的御剑术,他竟然想用肉掌来接……”

刚刚想到这里,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

凌霄的拳头并未如南宫小姐想象的那般不堪一击,相反他体内的灵力一阵疯狂急涌,堪堪将金色剑芒改变了些许的方向,朝着另外一侧的虚空飞去。

与此同时,凌霄浑身一震,一股庞然巨力隔空从击飞的金光之中传来,将其手臂之上覆盖的青色鳞片纷纷爆裂而开,顿时两条手臂变得鲜血淋漓起来。

凌霄体内一阵气血翻涌,灵识入体一探不禁脸色大变。原来就是刚才的这一击,让他的筋脉之中产生了一种针扎似的刺痛,显然已经负有轻伤,若是金袍男子再对他发动第二道剑击,恐怕他受到的伤害就不是现在的一点点了。

此人实力恐怖如斯,南宫小姐居然能在他的手上毫发无伤地逃掉,而且坚持到现在还没有被提出邀月天宫,可见其底蕴也是深厚无比。

此时趁着凌霄与金袍男子交锋的短暂时间,南宫小姐所化的紫色遁光却已经遁出了四五十丈的距离。看来她的根本打算就是将凌霄拖下水替自己挡灾,而她却抓紧时间逃之夭夭。

凌霄心中一声冷笑,毫不犹豫地取出一枚疗伤丹药一吞而下,跟着毫不犹豫一催剑诀,使出身剑合一之术,化作一道赤芒激射而出。

说起来,他这也是被逼无奈了。本来身剑合一主要是用来追击剿杀敌人,但此时自己却只能依靠这门秘术来提高遁速,或能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逃脱时间。

金袍男子却仍是不紧不慢地跟在两人身后,突然抬手又是一劈,对着前方的南宫小姐隔空一斩。

凌霄的灵识探明了男子的动静,心中不禁为之一松,本来手中准备扔出去自爆的几枚灵器也搁了下来。

南宫小姐现在已经领先了凌霄数十丈的身位,但金袍男子发出的剑芒速度之快简直骇人听闻,空中咔嚓一响,便追到了南宫小姐的身后。

南宫小姐感应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机,虽然心中一万个不情愿,此时也只能暂缓脚步,强行扭过身躯,双手齐挥,一大叠的符箓激射而出。

嘭嘭嘭!

符箓方一接触到剑光,便是纷纷炸裂开来,与金芒拼了一个同归于尽。

这一耽搁,凌霄已然追了上来,与南宫小姐并肩而逃了。

“凌兄刚才竟然单凭肉掌便接下此人一击,果然实力惊人,小妹佩服不已。”南宫小姐看了一眼身旁的凌霄,忽然嘻嘻一笑道。

“承蒙南宫小姐关照,凌某现下跟你同舟共度了。”凌霄并未接话,反而冷哼一声地说道。

“嘻嘻,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跟凌兄正式认识一下,奴家南宫怡。”南宫小姐咯咯一笑,目光闪动地道:“奴家本无意牵扯凌兄,只是当时情况万分危急,无奈之下方才出此下策,还望凌兄见谅。眼下你我二人不妨联手一抗,或能从中寻找脱身良机,不知凌兄意下如何?”

闻听此言,凌霄心中也是当即一动,不过他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再度一催法诀,体表赤色剑气大盛,遁速当即又加快了几分。

南宫怡见凌霄没有回答,也没有继续催促的意思,也是缄默不语地闷头赶路。

就这样,两人在密林和山峰之间不住穿梭遁逃,而身后的金袍男子一路紧追不舍,发出的金色剑芒将此一空间的景物摧毁了不少。

只是任凭二人如何施法加速,如何绞尽脑汁地隐匿兜圈,金袍男子却一直有如附骨之疽一般紧咬不放。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要多少钱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怎样啊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看病怎样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手术贵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