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二十一章:真相已经越来越近了!

2019-12-03 01:22: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二十一章:真相已经越来越近了!

魔族不愧是魔族。

两次仙魔大战,魔族旺盛的生命力都给人类修士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砍掉头颅,摧毁心脏都不能造成致命伤,甚至触及灵魂深处的伤害都不能真正击垮他们。而且大部分魔族比起人类来都是百毒不侵,那些在九州大陆见血封喉的剧毒,可能只是魔族的甜点。

所以纵然是乱吃蘑菇,两位魔族少女也没有当场毙命,只是昏迷了过去。

而王陆等人也没打算就此要了她们的命,因为这是他们在魔界的首战战利品。而想要揭开隐藏于魔界的真相,总归要找人问话的。

“我们要不要对她们做点什么?”

王陆伸手指着昏倒在山顶的魔族姐妹,神情严肃的问道。

“……你打算对她们做什么?”周沐沐警惕地审视着王陆,看着后者的手指在魔族少女妖娆的身姿曲线上来回比划,“别乱来啊,她们毕竟是魔族。”

斩子夜则说道:“根据文献记载,对异性敌人施加性侵害可以有效削弱敌人的战斗意志,不过反例也有很多,因此并不能作为通常的做法。而至于对魔族的效果如何……倒是少有开先河者,资料也很不充分。王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能全程围观记录,并采集数据,这对丰富相关研究将起到重要作用。”

王陆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们两个除了上床,脑子里能不能有点正经东西了?”

周沐沐瞠目结舌,想不到有朝一日竟能轮到王陆来质问别人脑子里的东西正经不正经

当两位魔族少女幽幽醒来的时候,发现她们遭到了非常残忍的对待

她们全部的力量都被人封印了。布下封印的手法非常精妙,让她们完全无从反抗,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

她们被人强行穿上了衣服。

而且不止一套。除了她们的特制铠甲外,铠甲内侧多了七八套内衣,外面则有四五套罩袍,就连面部都被用绸缎缠得严严实实,还戴上了眼罩,裹得密不透风。

不知道是谁想出的这个主意,思路中充满了简单朴素的乡土气息,但是……的确有用。

因为她们现在的确是发不出力了。卸甲爆发有两个要点,一是在爆发前要以特制的盔甲来强行压制自己的力量很长一段时间作为积蓄,二来则是卸甲之后,肉身与外界要充分接触,中间不能有窒碍。

如今她们已经将原先积蓄的力量爆发完毕,积累不再,同时皮肤与外界又被层层阻隔,实在是无力回天。

不过,比起这层层叠叠的衣服,真正的致命之处还是她们各自吞下的蘑菇,那是令魔族也为之胆寒的剧毒,若非她们的天资在魔族之中也属于最顶尖一列,刚才吞下蘑菇的时候就形神俱灭了。如今她们虽然侥幸未死,却是五内俱焚,加上外力被封,已经半点力气也提不起来了。

那两个蘑菇扭转了一切。当昏迷之前,她们愕然发现吞入肚中的蘑菇效果并不是自己预期的那样时,就知道自己输了。

输给了一个无比阴险卑鄙的诡计。

那个狡猾的对手,故意用变大蘑菇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待她们激发秘法,孤注一掷去抢夺蘑菇时,却已经落入了陷阱。

不过输了就是输了,以魔族的规矩,她们接下来要么是死,要么就面对比死亡更凄惨的命运,可身为魔族早就有此觉悟。

“我们有事情要问你。”

就在两位魔族少女已经萌生死志时,王陆却开口问道。

“你们一直在隐藏的东西是什么?”

事实上王陆也的确好奇,如果这两个魔族少女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王陆都不以为奇。

无论是自己身为人类修士的身份暴露,还是魔族天性嗜杀使然,在魔界土地上爆发战斗都很正常。但她说前面什么都没有,这就不正常了。

尽管也可以抛下两人直接前往前方,但在她们身上吃过亏后,王陆觉得凡事还是谨慎一点为妙。

可不是所有的魔族少女都会义无反顾地吃他的大蘑菇。

然而听到王陆这句话,那两位被裹成粽子的少女却都是一惊:“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王陆听了这话眉头也是一拧:这算什么问题?

问问前面有什么,就被怀疑身份,难道说前面的东西是魔界人尽皆知的秘密?而她们所说的前面什么都没有,也是另有所指?自己对此一无所知,所以一开口就暴露了身份?

既然如此,那不如单刀直入。

“我们是来自九州的修士。”

“人类?”

话音刚落,地上的一个粽子就猛然挑了起来,本已枯竭的力量忽然涌动起来。

不过在王陆给她套上了几十层衣服后,终归压制效果太强,少女刚刚起身就颓然倒地了。只是倒地后仍怒骂不止。

“你们竟然还敢到这里来?”

另外一位少女也愤怒道:“这么说两界通道又打开了?很好,我们一定会在九州大陆重燃魔火,将这万年来的痛苦百倍奉还”

听到这话,五名首席弟子眼前都是一亮。

他们来魔界是为什么?除了各自的私人原因外,探索仙魔大战的真相也是主线任务之一啊,这两人显然知道不少事,不问她们问谁?

“万年来的痛苦是指什么?”王陆问道,“按照九州的记载,率先燃起战火的是你们魔族,要报仇也轮不到你们这些战争贩子啊。”

“”

两个魔族少女同时怒吼起来,迸发出意义不明的音节。可惜这些话王陆等人却听不懂――他们前来魔界时施加的伪装法术效果有限,至少翻译效果并不完美。不过都猜得到,两位少女说的肯定是魔族特有的粗话。

两位少女大概觉得骂不过瘾,于脆跳了起来,而且因为怒火冲天,甚至能支撑着她们直立不倒。其中身材较高的那个还努力蹦跳着试图蹦到王陆面前来打他。

可惜因为眼睛被蒙上,王陆只是向旁走了两步,那个高挑少女就一不小心拌在石头上,一路滚下山了。

趁着项梁去山下将摔得七荤八素的少女搬回来时,王陆则继续质询那个娇小些的少女。

“而且就凭你们魔族也敢谈反攻九州大陆?先后两次被我们打得惨败,如今更被我们这些年轻有为的金丹真人主动踏上魔界土地,你们哪来的信心能在九州重燃战火?我们让你们一只手都能撸翻你们全部人,信不信?”

“”娇小的少女看起来快要被气疯了。

王陆回头对周沐沐笑道:“这种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我却能敞开痛骂的感觉真好。”

周沐沐叹了口气:“别玩了,说正事吧。”

王陆面色一肃:“我可没在玩,通过她的反应,我已经猜到了两件事。第一,魔族当年是真被打惨了,万年来伤势都未平复,第二魔族其实已经没有反攻九州的底气了。因为我在质疑她们能力时,她们拿不出半点于货,只懂得大呼小叫,第三,正因如此,魔族从来没考虑过什么反攻九州,甚至根本不关心我们人类的情况。这一点……从她们一直没认出我们的身份也能判断出来

王陆的推测不乏道理,不过仅凭这一点还显单薄。所以几人商讨一番,决定处理掉这两个魔族少女后,仍然到前面那片什么都没有的土地上一探究竟。

然而就在王陆准备上去补刀时,忽然脚下传来阵阵颤抖。

举目四望,一片寂寥茫然,全无异常,仿佛只是普通地震。但王陆却觉得并非如此,眉头一皱,目光瞥向琼华。

场中以琼华修为最高,能力也最全面,王陆察觉不到异常,未必琼华也不能。

但琼华也只是柳眉微蹙:“似乎有什么危险在逼近……但我还看不清楚。

王陆于是又将注意力转到地上的两个魔族身上,作为本地土著,她们最可能了解实情。

但目光转去,却见两人并排躺着,一动不动仿佛僵尸一样。

“喂,你们两个知不知道这个地震是怎么回事?”周沐沐性子有些急,已经开口询问了。

结果自然得不到任何答案。

王陆想了想,拍了拍周沐沐的肩膀:“走吧。”

“走?”

“她们不说话,恰恰证明来者凶险,因为她们是想通过来者和我们拼个同归于尽。能让她们有这个判断的显然是对方的实力。她们已经是自认死路一条,下场如何都无所谓了,所以此时会表现得特别平静。”

周沐沐听着觉得的确有道理:“那么然后呢?”

“然后当然要跑,但我们始终察觉不到危险的源头,所以往哪个方向跑都不一定对。但是……至少有一点,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或许是唯一安全的角落。”

详细的分析王陆来不及说,但这些话已经足够说服其余四人。

“走。”

琼华第一个站出来,伸手一指将地上两名魔族少女用一道仙索卷了起来,然后率先飞向那个神秘之地。

而有了琼华的表态,其余几人再无犹豫。

翻过一座山后,五人终于见到了被两位魔族视为禁地的,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的确是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空旷。

但是这片空旷太不自然了,方圆十里的地面平整如镜,整洁地近乎诡异

就在此时,那个未知的威胁终于降临了。

并非是从任何一个特定的方向,而是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而来。魔界特有的血色云层陡然被浓墨染黑,然后翻滚着降落下来。

几次眨眼的功夫,魔界的天地就被黑暗笼罩。

而这一幕,却忽然让王陆想起了一些旧事。

“这是……黑潮?”

滨州医学院附属医院
艾玛产前检查哪个好
吉林市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能治愈癫痫吗
上海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