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寂寞烟花之消失的光年二7z7z

2019-07-12 23:10: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寂寞烟花之消失的光年(二)

2

公交司机再次把槟子叫醒,然后摇着脑袋,皱着眉头地说:“你又坐过站了,快下车吧!”

槟子满嘴酒气地对着他微笑,然后说:“对不起师傅,我喝醉了,我不是有意喝醉的,但是这样我才觉得自己很快乐。”

槟子下了车,步伐缓慢地往前面走着,空气有点阴冷,然后还夹着风,槟子感觉眼睛湿湿的。当他走出几步的时候,听见公交师傅在他后面对他说:“孩子,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深圳就是这样现实,如果实在不行,就回家去,那个地方好歹有你的家人和朋友。”

槟子在前面,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想起一些事和一些人,故事依然清晰,人物却已经模糊。只依稀记得奶奶在死的时候对我说:“孩子,你离开这个地方吧,这个地方有你爸爸的影子和妈妈的灵魂,你会害怕的。”

在路口停了下来,槟子感觉心跳得厉害,像要蹦出来一样。眼睛发黑,意识模糊,身体一下就软了下去。在地上躺着,她仿佛看见了年轻美丽的妈妈和年迈的奶奶在对自己招手,然后说:孩子,不要害怕,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肚子饿得难受。想起来,却全身乏力。槟子摸摸头,然后看看自己的房间,开始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一个男子从外面推门进来,然后把手中的食物举得高高的。他把眉毛向上挑起来,然后带着满意的心情说:“酒终于醒来,一个孩子喝那么多酒干什么,快点起来,我带来早餐了。”

槟子爬起来,然后又倒下,男子快速地跑上来扶住槟子。槟子把他的手推开,然后起身穿自己的衣服,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男子在旁边尴尬地站在那里,然后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站在槟子后面,清了清自己的嗓子说:我叫罗清池,住在莲塘附近,来自河北,今年32岁,现在在一家外贸公司任职,未婚。这个男子声音清澈,没有一点杂质。剪着韩式平头,干净的面容中,能够感受在外漂泊的辛酸。

槟子转过头,然后说:“谢谢你罗先生,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还让破费。”

罗清池笑了笑,然后慌忙地摇着手说:不是这样的,也没有用多少钱了,你先吃吧!我走了,下次再来看你。在罗清池走出门的时候,他突然转过头说:“孩子,不要害怕,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

槟子突然哑了,然后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1][2][3][4][5][6][7][8][9]

水果零售新模式
有赞微商城登入
微信打卡小程序怎么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