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江南】江湖夜雨(小说)_a

2020-01-16 16:34: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湖夜雨,十年灯,一剑轻似飞花,更胜梦。忆当年,楼空人不去,鸿雁几度归?

叹人生,影下花落,步无尘,残月尽伤。半点情,朱唇欲启。芳门不开,天涯客,心是黄昏夜雨。

他的孤独,是任何人都无法触碰的幸福。与影子相伴,与黑夜为伍,这世间还有什么是他所能动心呢?

每个人都有一颗心,可看清尘世种种,可辨明暗,可断是非,而他的心不同,他的心不是心,是满满的仇恨,是无尽的杀气。在他眼里,只有死人才值得和他做朋友,也只有死人才能真正的靠近的心。他就是秦时月,像月亮一样冰凉,像月亮一样多情,像月亮一样冷血。

秦时月,是一个孤儿,自小父母双亡。现在的他,没有经过亲情的洗礼,也没有得到过友情的温暖,更没有受过爱情的熏陶。在他的眼里,世上的女人最是恶毒不过的,他认为在她们美丽可爱的外表下,都是一颗邪恶丑陋的心。那颗心蛊惑着她们,是她们变得蛇蝎心肠,狠毒无比。

至今死在他剑下的女人,无不是一剑刺穿心房而死。当然,这些女人都是作恶多端的女人,在她们的手上,谁也不知道到底沾染了多少无辜百姓的鲜血?在她们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名节,没有身体,没有灵魂。为了达到目的,一切都是可以出卖的,包括自己。

秦时月站在一棵茂密的树上,静待黑寡妇的到来。这次下山,秦时月是因为得到了师父徐夫子的命令,暗杀黑寡妇。提起黑寡妇,江湖上无人无知,无人不晓,不是因为她做多少行侠仗义的善事,而是因为那罄竹难书的罪恶。

此时,已是半夜时分,一轮构月悬挂中天,冷冷的寒风吹得枝叶沙沙作响。月下,借助着若有若无的月光,隐隐能看见一行人走在路上。突然,走在前面开路的大汉手一摆,示意大家停下来,身后一行人纷纷勒马不前。坐在马车里的黑寡妇问道:“十三,怎么停下来了?”

大汉燕十三望着山前的那片树林,朗声说道:“师姐,我觉得走还魂林太过危险,还魂林宽大无比,到处是树,一不小心就迷路了。江湖上盛传还魂林非常诡异,前几批压货的兄弟都丢了性命。我们现在进去,万一人埋伏,那时可真是敌暗我明,防不胜防啊!。”

黑寡妇说道:“不走还魂林这条路,我们就要翻过穷水岭,然后过白杨镇等几个官府严密掌控的城镇,这一绕,起吗要用花上七天,可刘公公给我们的期限还有两天,要是我们走还魂林,只需要到天明,就能到达目的地,到时把货物一交,我们就可以安然离开。倘若误期,惹得刘公公生气,到时你的江湖镖局就真的不保了。”

燕十三叹了叹气,说道:“也只能走还魂林,做完这趟买卖后,我就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燕十三命令道:“大家打起十二分心,务必保护好货物。”

众人领命齐声道:“是。”十余匹马快速的奔驰起来。还魂林里虽然树木众多,可是树与树之间的间距也不短,足够一辆马车经过。加上地形也算平坦,黑寡妇一行人赶起路来并不吃力。

月光柔柔,四处倾洒,天空中的月亮依旧悬挂中天,唯一的不同的是,黑寡妇等人已经来到还魂林的中间地段。这里的枝叶较之先前的枝叶,又茂上了不少。燕十三喊道:“后面的跟上。”

树林中,除了凌乱的马蹄声和没有节奏的喘息声外,只剩下乌鸦哇哇的鸣啼声。众人听在耳里,倍感阴森,都忍不住哆嗦,汗毛倒竖。站在树上的秦时月一动不动,他的呼吸沉缓,在风声的掺杂中,几乎没有人能发现他。因为他就是黑夜,就是一把剑,就是一棵树。

秦时月袖中急忙射出十五枚飞镖,他的目的不是击杀黑寡妇,而只是为了击杀那些随从。一个个大汉被突然其来的飞镖打的措手不及,树林中响起一声声惨叫声。飞镖能杀那些武功微末的大汉,可却杀不了燕十三和黑寡妇。

燕十三一把大刀在手,用刀接连打掉了两枚飞镖。而奔向黑寡妇的飞镖却有三枚,那是三枚异常于其他十二枚飞镖的飞镖,飞镖在黑夜里泛着鲜艳的绿光,飞镖不停的旋转,三枚飞镖几乎同时射向黑寡妇乘的轿子里。

黑寡妇在听见一声破空来的声音时,已经做好准备,待得大汉都中镖死去时,黑寡妇才发现了,有三枚不同于其他飞镖的飞镖射向自己。黑寡妇左手抱着一个小木盒,右手手掌向轿顶拍去,在轿顶支离破碎时,黑寡妇的人影已经冲出了轿子。三枚飞镖穿过轿子后,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继续朝黑寡妇飞去。

与此同时,秦时月抽出冷冷的剑,他决定先杀了燕十三,如果让两人联手,自己未必是对手。剑光一闪,燕十三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剑痕,燕十三两眼无神的看着秦时月。他至死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没有接住这人的一招,就身死人手。这是他的耻辱,所以,他的眼里满是不甘。

黑寡妇见秦时月一剑就刺杀了自己的师弟燕十三,心里怒火冲天,在众多的师兄弟中,也只剩下黑寡妇和燕十三了。黑寡妇强忍怒气,问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指他们于死地呢?。”

秦时月一脸的冷酷的答道:“因为我不杀他们,他们势必会阻碍我杀你。至于我们之间,没有半点恩怨。”

黑寡妇继续问道:“刚才我见你刺杀我师弟的那招,是不是幻剑门的落花剑法。”

“对,没错,那的确是落花剑法。”

“没想到平庸的落花剑法在你的手里变得如此凌厉,看来,你就是江湖上传说的那位‘夜雨客’秦时月呢?”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你将成为谁?”

黑寡妇面色冷淡,两手乌黑,说道:“成为谁?成为杀你的人。”黑寡妇身子跃起,一双毒掌带着劲力拍向秦时月,秦时月斜身躲过。只见一棵树被掌风击倒。黑寡妇见一掌不中,连续不断的拍出毒掌。

秦时月使出迷踪步法,左偏右斜,上跃下弯,每次都是险险的避过毒掌。慢慢的,已靠近了黑寡妇,黑寡妇双袖一甩,七只黑色的蜘蛛飞向秦时月。七只蜘蛛飞的方向完整无缺的封住了秦时月的所有退路。

黑寡妇哈哈大笑起来:“乳臭未干的小子,还想杀我?”说完,黑寡妇凌厉的毒掌就拍了过来。

七只蜘蛛还未到,毒掌就拍了过来。秦时月急忙使出“幻影七变”,七个秦时月,七把剑,剑光烁烁,一霎之间,毒掌掌风被剑气抵消,同时还有六只蜘蛛被刺死。可还有一只已经落在了秦时月的脖子上。蜘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口咬下,秦时月用手急忙用左手一抓,蜘蛛被抓在手里后,秦时月急忙用力一握,蜘蛛碎为肉泥。

黑寡妇见到秦时月竟然用手去捏死蜘蛛,哈哈大笑道:“传说中的夜雨客也不过如此,竟然傻到用手去捏死我的毒蜘蛛。”

秦时月看了看自己左手,手掌漆黑,而且毒素似乎已经进入了肌肤,秦时月感觉自己的脖子处和左手手心竟然麻木了。

黑寡妇说道:“再过七天,你就必死无疑。这个毒只有黑衣教才能解,你就等死吧!”黑寡妇准备转身要走,既然秦时月已经中毒必死无疑了,她就没有那个必要去冒险杀了秦时月。

师父徐夫子的下的任务,秦时月从来没有失败过,今天也不行,只要他的剑一出,必须死一人,不是自己,就是敌人。秦时月渐感身体越来越虚弱,视线也有些模糊。秦时月凭着坚强的毅力,提剑飞向黑寡妇。黑寡妇大为诧异:“没想到了中了自己的蜘蛛毒,秦时月还能还击。”秦时月挥剑而舞,剑光一闪,剑尖直接没入黑寡妇的心房。黑寡妇笑了笑:“我还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连幻影剑法一剑追魂也练成了。”

秦时月拔出剑,在黑寡妇的怀里搜出了三个小药瓶,秦时月分别打开,发现都是那种颜色鲜艳的液体。秦时月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知道一旦自己陷入昏睡,就再也不可能醒来。既然分不清那瓶是解药,干脆一起喝下。

翌日醒来,已是黄昏时分。秦时月缓缓睁开眼,只觉自己的视线微弱,右手心和脖子处都恢复了红润的血色。

秦时月坐了起来,他有些明白了:“自己阴差阳错把三瓶毒药都喝了下去,恰巧那就是真正的解药,可因为药量过大,毒药残余几乎快毒瞎了自己的双眼。”

秦时月捡起自己的剑,笑了笑,自我安慰道:“至少捡回了一条性命,况且眼睛也不是完全看不见。”

秦时月正当要走,感觉脚踢到了什么东西,弯下腰,打开一看,隐隐看见是一本账本。秦时月随手揣进了怀里。

两天后,坐镇青花镇的刘公公恼怒了,因为手下人来禀报,发现了燕十三和黑寡妇等人的尸体,而且账本也不见了。刘公公暴跳如雷,急忙派出自己的爱将白云飞去彻查此事。

回到幻影门后,秦时月向师傅徐夫子禀告后,就离开了幻影门。

秦时月刚一离开,从窗外飞进一个人影,来者正是玉兰国的神捕血凌风。徐夫子背过手去,沉声说道:“血神捕,追查账本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丞相大人对这个账本非常在意,现在丞相大人给我时间只剩七天不到。要是我们把这件事办砸了,你的百花堂和我的幻影门都将遭遇灭门之灾。”

“徐大人,这件事的确挺诡异,上个月账本在送往京城的途中,被一伙身穿黑衣的人抢走,昨天我刚追查出那些黑衣人正是黑衣教的人。可今天,江湖镖局的燕十三和黑衣教的教主黑寡妇都死在了还魂林。”

“哦!此事当真。”徐夫子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徐夫子大声喊道:“马上发出幻影令,让秦时月立刻返回幻影门。”

血凌风不解的问道:“徐大人这是?”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派时月去刺杀作恶多端的黑寡妇。”

血凌风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黑寡妇这群人在把账本护送的途中,恰巧被秦时月杀死……那么,账本极有可能在时月的身上。”

徐夫子捋着呼吸点点道:“对。”

血凌风:“要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血凌风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时月就是当年我送来的那个孩子吗?”

“就是他。”

血凌风心里暗道:“没想到十七年不见,已经长得如此高大,而且还练就一身好武功。秦淮河前辈,当年受你所托,抚养你的儿子,可我仇家甚多,最后也只好把他送到了幻影门。现在时月长大了,你在九泉下也可以安心了。”

不到茶盏功夫,秦时月就返回了幻影门。秦时月问道:“不知师父急招徒儿回来所为何事?”

“也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在杀死黑寡妇等人之后,你是否发现了一本账本。”

“哦!师傅不提,徒儿差点把这事忘了。”秦时月从怀里掏出了那本账本,递给徐夫子。徐夫子这时才发现,秦时月的眼睛有些异样,因为徐夫子看见秦时月在递账本时,并不是直接递给他的,而是手捧着账本递在半空中。

徐夫子急切的问道:“时月,你的眼睛怎么啦!”

“没什么?只是中了黑寡妇的蜘蛛毒而已。”

血凌风大步向前,说道:“让我看看。”血凌风仔细端详了片刻,摇头道:“黑寡妇的蜘蛛毒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时月的眼睛只能这样了。”徐夫子也仔细看了看,也摇了摇头。

血凌风突然说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不一定能成功。”

徐夫子问道:“什么办法?”

“你我联手合力将残余毒素逼出,然后再用浣花液清洗,康复还是有一定希望。”

徐夫子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动手吧!”

徐夫子和血凌风一前一后有,四掌同出,一个拍在秦时月的胸前,一个拍在秦时月的后背上。强力而又温和的内力迅速进入进入秦时月的身体,秦时月只觉身体内有两股内劲四窜,浑身发热,头上冒出些许青烟。

一个时辰过去后,秦时月一口黑血呕吐了出来。累的大汗淋漓的徐夫子和血凌风收回双掌,缓缓站起身。

徐夫子问道:“时月,你感觉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我的视线要清晰多了,可是我感觉全身乏力。”说完,秦时月就昏睡了过去。

血凌风说道:“时月体内的蜘蛛虽然清除完毕,可他的双阳已收到损害,要想完全康复,那还得用浣花液清洗。这样吧!徐大人,我这就去找神医秋白岁,平我和他的交情,相信讨要一瓶浣花液还是没有问题的。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

徐夫子拱手感激的说道:“嗯,有劳血神捕为小徒费心了。”

血凌风说道:“我是时月的义父,这本来就是我分内的事。”血凌风一个腾挪,已经飞出窗外。

房顶上,白云飞摇着折扇笑道:“一个昏睡,一个离开,还有一个剩下不到三成功力的糟老头子。”白云飞折扇一拍,房顶露出一个大洞。白云飞飘飘而下。

徐夫子立马护住身体,叫道:“白云飞,你竟敢擅闯我幻影门。还真不把我徐夫子放在眼里。”

白云飞笑道:“要是你有十成功力,我不是你的对手,可你刚才为你的宝贝徒弟驱毒,你已经耗去了七成功力。现在的你,根本不是我白云飞的对方。”

徐夫子站在秦时月的身前,说道:“你今天来,有什么目的?”

“目的?很简单,只要你交出账本,我就留你全尸。”

徐夫子堂堂的幻影门的门主,何曾受过这等侮辱,徐夫子厉声道:“想要账本,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徐夫子抓起旁边桌上的佩剑,一把抽出长剑,直刺白云飞,白云飞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在剑身上一弹,一阵阵劲力从剑尖传到徐夫子的手里,徐夫子吃痛不小,手一松,剑落地。白云飞抓住时机,欺身而来,折扇一挥,只见徐夫子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白云飞从徐夫子身上搜出了账本,然后看了看躺在地上秦时月,他灵机一动,扛着秦时月的身体向窗外飞去。白云飞直接将秦时月的身体扔下了山崖。

共 78 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爱恨缠绵的江湖故事,作者步步设悬,让人不得不一口气读下去。秦时月,自小父母双亡。是一个没有经过亲情的洗礼,也没有得到过友情的温暖,更没有受过爱情的熏陶的孤儿。性格孤傲的他,满腔怨愤,所有的纷争全在自己,勇敢与懦弱你进我退,隐忍与胆怯一线之隔,明明只需要迈出一步,就可以改变自己、改变未来,只是在迈出这一步之前,有谁知道这当中经历了多少的汗水、犹豫、权衡,恐惧与期盼……江湖险恶,都被作者巧妙的构思和精彩的叙述演绎的曲折生动,引人入胜。置身于险恶的江湖,说无情,实有情,说有情,实无情,无情与有情之间,惟情字青天可鉴。尾声的一个“夜雨令”,又把读者的视线牵引到开头那玄幻的画卷,这,又将隐含着多少牵挂,多少无奈。很好的故事。当然了,这样的故事情节,很大程度虽然只是带有一定的娱乐性,却也不失为一篇好的小说。欣赏,推荐!【编辑:简单爱好】【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 082 】

1 楼 文友: 2014-0 -07 10:5 :08 置身于险恶的江湖,说无情,实有情,说有情,实无情,无情与有情之间,惟情字青天可鉴。本篇小说,主体脉络梳理较为清晰,生动灵活的语言也有一定特色,这有助于阅读吸引力的提升。欣赏佳作。

2 楼 文友: 2014-0 -07 10:5 : 6 问好作者,美文欣赏了,感谢赐稿江南。请继续支持江南!

祝你在这里玩得开心和有更大的收获。期待你更多的精彩佳作!

奥利司他胶囊吃了会怎样
儿童止咳药是否含有防腐剂
增生性关节炎的形成原因是什么
活血祛瘀的食物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