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三玄天 第五百零六章 心血浇灌

2020-01-13 20:36: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玄天 第五百零六章 心血浇灌

蓠长老的“下马威”没有发挥作用,继而悻悻道:“这第二嘛,就是等异域能量消失之后,为他补充多年损耗之物。具有类似作用的灵药不少,只是修为越高,所需的灵药也越高级。

“像你们常用的频木丹,一颗就能治好伤势,可这种丹药对大合境以上的人来说,效果就微乎其微了。我等疗伤至少也得是独龙丹,玄恒境则需更加高级的敦茹丹。

“我们生荣谷也有给古极境修士疗伤的旋迷丹,但你师父的伤实在太重,拖的时间也太久了,非得吃下一筐才够用!”

这番说辞不仅没有唬住珞宇,珞宇的眼神反而愈发明亮起来,蓠长老吓得连忙澄清道:“此药极为难得,整个清凝宗也只有十几颗,加在一起还不够他一个人用的,何况若有别人需要……”

“咳咳,”蓠长老清了清嗓子道:“所以,最可行的方法还是另寻一种更加珍稀的灵药,一举炼成一枚药效远超旋迷丹的灵药!”

珞宇眨巴着眼睛,试探道:“旋迷丹的配料就已经很稀有了,那比之更珍贵的是……”

蓠长老拂须笑道:“比之珍贵的灵药有的是,我们已知确切消息的也有几种,只不过这些绝世灵药生长的地方无一不是世间绝地,恐怕只有宗主师兄亲自出手才有胜算。

“不是宗主师兄不愿涉险,而是当下连存惺草都没个影子呢,其他的药材寻来再多也没用。你若真能找到存惺草,便可请宗主出手相助,我想他定然不会推辞。”

珞宇闻之点头,看来现在的难题仍在寻找存惺草上,相对而言,这第二个问题就算不上难了。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即使你能寻到存惺草,又有宗主师兄出手相助,这里还有最后一个难题呢!”

蓠长老此话一出,珞宇心中又是一凛,暗道他差点就要忘了还有第三个难题。

珞宇洗耳恭听,可蓠长老却久久不言,而是不断唉声叹气,拂须拍腿,弄得珞宇好不紧张。

就在珞宇三番五次放弃了催促的念头时,蓠长老终于开口道:“哎,不是我打击你啊,即使祛毒疗伤的药都有了,也不代表着这个疗伤的过程就能顺利进行。

“你师父他和异域能量对抗了这么多年,伤势一直得不到恢复,实际上是在伤上加伤。你也知道,他每到满月的前后三天就要闭关,这是因为异域能量在满月之时会格外躁动,几乎每次都会打破他努力维持的平衡。

“每次平衡被破,他都要付出一些额外的代价才能将其压制下去,这样一次次的损耗,身体的底子早就被掏空了。

“多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对抗拉锯,这种状态不破,他还能像过去的一百年那样赖活着。可是异域能量骤然减少乃至消失,他所剩下的就只有一副脆弱无比、千疮百孔的残躯。到时候灵力失衡,神魂空虚,他的身体不但无法接受猛烈的药力,更有可能随时崩溃!

“因此,在他疗伤的过程中还需一种调和药性、稳定状态、激发生机的灵物,用来保证疗伤的过程不会变成他的鬼门关……”

“余珂石?”珞宇刚帮夏佺殷抢过此物,自是知道这东西的作用跟蓠长老的描述有些相近。

“先不要急。”蓠长老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余珂石确实也有类似的作用,但还远远不够!

“你想想那夏小子,身体倍棒,神魂饱满,问题只在于气海灵根所受的伤害。但你师父不仅在多年的对抗中伤到了气海灵根,身体更是同时掏空,而且神魂时刻紧绷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所以……”

“所以什么?”珞宇紧张兮兮。

“所以我们想来想去,似乎只有一种灵物能够同时稳住各个方面,并且助他重新焕发生机……”

蓠长老吊够了胃口,才缓缓道来:“不死鸟的心头精血!”

“不死鸟?不是凤凰吗?火凰精血?”珞宇思绪急转,脱口而出。

蓠长老并不知道珞宇为何偏偏想道了火凰身上,只是解释道:“靠点谱,但不完全是。

“不死鸟和凤凰还是有些区别的。不死鸟只是个传说罢了,没人见过真正的不死鸟,史书上真实存在的就只有神鸟凤凰。

“凤凰一族也许是在远古时期与不死鸟有些关联,所以也有浴火重生的本领,而且这种本领并不仅限于火凰一族。

“因为不死鸟并无确切的存在,所以我们一向是用凤凰来代替的。然而真正的神鸟凤凰早就绝于世间,现存的后裔血脉驳杂不纯,即使拿到心头精血也并不能用来代替不死鸟……哎……”

说到这里,蓠长老又兀自叹息起来。

珞宇急忙追问:“那可还有别的替代品?”

蓠长老又长吁短叹了一番,才道:“有是有,只要用精纯的凤凰后裔的心血浇灌不死草,每日一次,浇满三年,那株不死草就能用来替代不死鸟的心头精血。”

珞宇一脸茫然,再次被这些听都没听说过的东西难住。

“哎,那不死草没什么稀罕,就是我们常见的无垠草。远古传说中,它是不死鸟的鲜血洒在地上所生,因此才有了这个别名。

“哦不,不死草其实才是它的本名。可惜这种灵草并不能不死,反而像寻常野草一样一年一枯荣,繁殖力极强,几年不管就长得到处都是,所以后来人们都管它叫无垠草了。”

说到这里,蓠长老停下撇了撇嘴角,才接着道:“只不过……现在凤凰后裔中血脉最纯的就要属玄宁宗的核心传人了,也就是封东行和封宣晔了。”

珞宇坚持听完了两个难题,都未被其难倒,可现在却忍不住哀叹一声,将脸埋在了双掌之中。

这个难,太难了……

“哎,我听说封宣晔那小子此次祭出了一头活灵活现的火凰,把极渊老儿的看家魔焰都扑下去了!虽说操控魔焰的只是弟子一辈,可那也很了不起了,他的血脉怕不是比他爹还纯……”

蓠长老的一番调侃没有起到丝毫作用,珞宇的心情依然沉重。在别人眼里,存惺草才是最难找的,可在珞宇心里,让玄宁宗的人拿出一滴心血都是绝不可能的!

除非……

“哎呦,我说你就别愁了,先找到存惺草再愁也来得及!”蓠长老忍不住提醒道。

珞宇使劲揉搓着自己的脸蛋,看起来烦躁无比。

蓠长老突然笑了起来,道:“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那我就再帮你想想办法吧……”

珞宇蹭地抬头,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

“要我说,你就把封宣晔那小子抓来,逼着他放血不就完了?”蓠长老大大咧咧道。

虽然蓠长老与他不谋而合,但珞宇的脸色还是沉了下来,无奈道:“没有比这再馊的馊主意了……”

“哦,这个不行啊?没事!我还有下个!”

蓠长老毫不冷场,立刻改口道:“你要是个女孩子就好了,你去勾引那姓封的小子,自己生一个不就完了?”

噗!咳咳咳咳!

上海六一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北京京都医院需要预约吗
滨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宁波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赣州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