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最强剑神系统 第三百二十九章 剑拔弩张

2020-01-13 15:56: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剑神系统 第三百二十九章 剑拔弩张

“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这柄剑多染些琅琊宗弟子的血。”

阴柔青年轻轻冷笑一声,眼神玩味而阴冷的盯着苏败的背影。而那可怕的剑罡正他手中长剑上轻吐着,青年缓缓扬起带着血迹的长剑,遥遥指着苏败道:“若是让那些琅琊宗弟子和庄梦阁弟子知道我们围堵在这里,恐怕那些人就会死守在山峰上,恐怕我等也没机会得到那传承?”

闻言,刀剑阁和百尺宗弟子都蠢蠢欲动起来,毕竟他们死守在这里就是为了剑墓传承。

苏败微垂着眸子盯着近在咫尺的剑痕,其寒意如潮水般至黑色眸子中涌现而出,转身,眼神没有波动的盯着出剑的青年:“剑墓传承只属于那些强者,而不属于你们这些弱者,明明知道剑墓就在前方却不敢前往,这倒是符合你们天涯阁的作风。”

阴柔青年听到苏败这句刻薄讥讽的话语,他倒是淡淡一笑,缓步走上前,视线扫过刀剑阁和百尺宗弟子,其目光后落在百尺宗那名为首的青年身上,道:“醉冷秋还需要继续考虑吗?如今琅琊宗和庄梦阁的人数已经跟我们几乎持平,一旦白帝和楚牧晴那些人出现,你们百尺宗这些人有实力夺取剑墓传承吗?”

“还是那句话,我天涯阁和你们百尺宗以及刀剑阁建立同盟,先解决眼前的琅琊宗和庄梦阁。”

“至于接下来的剑墓传承,你我三宗共同平分如何?”阴柔青年嘴角的笑容渐渐变得阴冷下来,噙着些许杀意的声音在这古林中缓缓散开,其后的天涯阁弟子皆是按住剑柄,眼神颇为不善的盯着琅琊宗和庄梦阁。

醉冷秋,既那名青年微皱着眉头,他知道选择和解语剑联手是好的选择,然而让有些忌惮的是解语剑和刀剑阁君莫言的实力,毕竟刀剑阁和天涯阁的关系绝非百尺宗可以比拟的,一旦他们得到剑墓传承,醉冷秋不敢肯定解语剑和君莫言会不会反过来对付百尺宗。

解语剑,既阴柔青年仿佛看出醉冷秋的顾忌,嘴角微弯笑道:“醉冷秋,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但是你如今别选择,除非你现在就放弃剑墓离去。”

“呵呵,醉冷秋,解语剑说的对,你我现在已别选择。”那名刀剑阁弟子君莫言也是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们百尺宗是在顾忌我刀剑阁和天涯阁会不会联手反过来灭掉你们,我想你是多虑了,你醉冷秋数月前就曾踏入天罡五重,而我君莫言和解语剑至今才是天罡四重巅峰的修为。”

醉冷秋眉头依旧微皱,半响后才点头,他知道和解语剑联手至少还有机会得到剑墓传承。

见三宗旁若人的闲谈,越岳额头上冒出些许冷汗,先前他们之所以能够和这些人相持不下就是因为百尺宗属于中立,而如今百尺宗选择站在天涯阁和刀剑阁那方,这平衡瞬间就被打破。

庄梦阁弟子各个脸色也是变化不定,布满戒备。

“越岳师兄怎么办,这些家伙若是联手的话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就算加上庄梦阁弟子,恐怕不够对方塞牙。”

“尽量撑住,撑到白帝师兄他们回来。”阵堂的那名弟子捂着胸口,语气虚弱比。

越岳没有理会这些琅琊宗弟子,其目光下意识的望着苏败,而就在这时,苏败平静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越岳你们拖住刀剑阁弟子,庄梦阁负责拖住百尺宗弟子,天涯阁就交给生他们。”

“至于眼前这位解语剑就交给我!”苏败含笑望着解语剑,然而那黑色眸子中却没有多少的笑意,目光平静的扫过解语剑和醉冷秋等人,其中能够让苏败有些忌惮的也就只有那名醉冷秋,至于眼前的解语剑和君莫言倒是不足为虑,“给我争取百息的时间即可!”

沧月修长的玉指轻轻了玉剑,琉璃般的眸子转向庄梦阁弟子,轻笑道:“诸位师兄师姐听到了没?”

庄梦阁弟子还有些迟疑,毕竟苏败只是天罡一重的修为而已,就算他们尽量拖住百尺宗弟子,那也是济于事,只是垂死挣扎而已。

不过听到沧月的声音,这些庄梦阁立即唯唯诺诺的点头。

越岳也是神色变化不定的望着苏败,虽说后者曾击杀过天罡三重巅峰的秦狱,然而眼前的解语剑和君莫言等人其修为远远超过秦狱,想到这,越岳立即忧心忡忡起来,“希望苏败领袖能够尽量拖住解语剑,那样的话,我们也能够支撑久些。”

“百息的时间?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要在百息的时间内解决我?”

解语剑眼神瞬间冷冽下来,手中的长剑怒扬而起,猩红的剑身上有着寒光流转,其可怕的剑罡沿着剑身汹涌而出,撕裂空气,若闪电般的向着苏败直掠而去。

轰!

苏败身前的大地直接被剑罡撕裂开来,一道炫目的剑罡迅速的在苏败的眼瞳中放大着。

苏败漫不经心的向前迈出一步,其剑意徒然至体内席卷而出,摧枯拉朽般的气息直接撕裂这道剑罡。

“剑意?”解语剑错愕的眼神凝聚在苏败的身上,脸上也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惊,旋即他就回过神来:“怪不得你有如此底气,但是你我之间的修为差距极为悬殊,这可不是单单剑意可以弥补的,动手!”

砰!

解语剑声音未落的刹那,其身形俨然横跨而出,恐怖的惊人波动立即至体内散发而出。

同时,天涯阁弟子也是持剑而出,如狼似虎的冲向沧月等人,刀剑阁和百尺宗弟子紧随其后,将琅琊宗和庄梦阁弟子包围起来,道道恐怖的气息如同洪流般肆虐于天地间。

君莫言神情有些凝重的望着那道白衣身影,显然,他也没想到苏败居然领悟剑意:“虽说他领悟剑意,然而解语剑也不是省油的灯,加上解语剑的修为远远超过他,解语剑想要杀他轻而易举。”

想到这一点,君莫言脸上露出稳操胜券的笑容,正欲提刀转向琅琊宗弟子。

一道曼妙的倩影瞬间出现在他的正前方,摇曳的青丝微微飘舞着,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动人。

见到这道倩影,君莫言眼中露出些许惊艳之色,论是后者那淡雅精致的玉容还是那双皎月般的眸子都让他眼前一亮,只是让他失望的是后者那精致如瓷般的俏脸上有着淡淡的寒意弥漫,“没想到庄梦阁中还有如此惊艳的女子,啧啧,真想搂在怀中尝尝滋味。”

沧月清澈般的眸子静静望着君莫言,并未理会君莫言,只是玉手扬起,晶莹剔透的玉蝶剑立即划过一抹惊人的弧度,如起舞的蝴蝶般勾勒出重重剑影。

与此同时,醉冷秋的正前方也出现一道身影,盯着这道身影,醉冷秋眉头微皱道:“以你的实力也想拦住我?死胖子我劝你还是别搀和这件事情,否则把小命交待在这里就有些不划算了。”

“这句话也是我想对醉冷秋师兄说的,又何必将诸位师兄师姐推进火坑。”吴钩晃动着手中的竹剑,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凌厉的气息至竹剑上渗透而出。

“让开,看在释前辈的面子上,我不会为难你。”醉冷秋淡淡道。

就在这时,数道惊呼声在周围响起,“苏败领袖。”

只见解语剑的身形诡异的出现在苏败的上空,道道霸道匹的剑罡顺着剑身暴射而下,如同雷霆万钧般将苏败的身形完笼罩住,封绝苏败的所有退路,其轰鸣声骤然响起,震耳欲聋。

道道裂痕犹如蜘蛛般顺着地面蔓延而出,整片天地仿佛轻抖了下。

“现在该让开了吧。”醉冷秋望着那数丈粗的剑罡,淡淡道:“胜负已分!”

吴钩微眯着双眸,望着那烟尘弥漫之地,露出莫名的笑意:“确实,胜负已分。”

上海市浦东新区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怎么样
西安专治癫痫病医院
无锡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南阳儿童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