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386章 被监视了?

2020-01-14 19:19: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386章 被监视了?

安宁宁虽然毫经验,她便是有看过爱情动作片,也只是看‘女’‘女’的,但有一些东西是心领神会的,只需要指点一下,就能自然而然的领会到。不过她可不想让蒲阳那么舒服,所以让她轻一点的时候,她往往就大力一点,让她慢一点的时候,她就加一点。她是希望能速解决了蒲阳,但又不便自己中断,那样他要耍赖就前功尽弃了。所以只能通过偶尔用牙齿有意的轻咬来吓唬他,让他能主动提出中断。

蒲阳其实能享受到的感也是有限的,比较技巧太生疏了,不过这本来就是意外收获,又是一个完鲜的领域,这还是头一次的占有安宁宁的小嘴,光心理上的刺‘激’,已经让他非常的满足了。而且指点她技巧的过程,有一份调教的感,让他即便是闭着眼睛不看,也是很爽的。

刚开始安宁宁有意的反其道而行之的方法,他还以为是她理解错误,慢慢觉察到她是有意的,在基本上指点完了之后,就特意的按照他期望的相反方向说,一样获得想要的效果。

今晚这意外收获,让蒲阳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小护士,那一次住院的时候,就因缘巧合不仅仅让她咬了,还加上秦瑶的帮忙,直接把人家给爆了。现在对安宁宁,他已经多了几分的期待,这算起来已经是第三次了,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后想要来上一发就不是多难的事。

有这样的想法之后,就不能吓到她了,除了之前的卫生工作搞好之外,也不能一上来就把她被爆了。考虑到时间问题,他也不敢过多的享受,完成了初步的调教之后,便坐了起来。

“你干吗?”安宁宁马上中断了,虽然经过这么一阵的咬,她已经放下了尴尬,但蒲阳这样坐起来看着她,还是让她觉得很不自然。“可以了?”

“搞定了!加速度!”蒲阳一把将她的头按了下去,又顺手从她睡衣领口伸入了进去,抓着她的嫩滑的小白兔_搓_‘揉’了起来。

他这有点粗野动作,加上急促的言语,让安宁宁不敢故意反着来了,好不容易可以搞定解脱了,再慢慢来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她已经力的配合,连抓她‘胸’部也不反抗了。

在虞雪霜的住处,她的表姐、安家的大小姐,此刻却正努力的为他咬,她还是一匹刁蛮泼辣的野马,虞雪霜和谭馨也随时可能上来……所有种种加起来,给蒲阳一种异样的刺‘激’,他也没有压抑自己,很就要释放!

蒲阳迅速解开她睡衣的扣子,然后低吼道:“把头抬起来!”

安宁宁有点不解的抬头望着他,停止了动作,却没有张嘴。蒲阳只能自己拔出,在她‘胸’前完成了斑斑点点的喷洒……

安宁宁似乎有点被这场面给吓到了,她初和蒲阳是在房间里,上次又是在天台,都是内身寸,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场面,竟还是如此几寸距离的看着,真的是惊呆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蒲阳趟回来‘床’上喘着粗气。

“啊――!你这个变态,我要杀了你!”她一动发觉不对劲,来不及杀蒲阳了,赶紧跑去了浴室。

等她怨愤的完成清洁工作出来的时候,看着同样已经完成清洁躺在‘床’上休息的蒲阳,不由得加的怨恨,刚才干吗着急跑去浴室?直接趴他身上啊!看他怎么办!

“你这个变态的‘混’蛋!”她一下跳到了‘床’上,伸手就去拧蒲阳。既然斗法力和拳脚功夫都不是对手,便干脆用‘女’人常用的方法。

蒲阳任凭她动手,他现在一身清爽。“你应该清楚我说的咬爽,是咬到什么程度;你也清楚到了那个程度会出现什么状况;我要真‘混’蛋的话,就不会提醒你,直接在爆发在你嘴里了……”

“我呸!恶心!”安宁宁听着就是一阵恶心,这才想起刚刚只顾清洁‘胸’前的斑斑点点,却忘记了刷牙,赶紧坐了起来。

“当时我让你抬起头,你也没有反应过来,如果我真‘混’蛋的话,我出来之后不强忍几秒,也就‘弄’到脸上、嘴角了。这都是强行中断,需要非常大的毅力啊。”蒲阳唏嘘道。

安宁宁啐道:“滚你!‘弄’我‘胸’上已经很恶心了,你还想要‘弄’我脸上,‘弄’我嘴里,死变态!你日本人啊!”

蒲阳耸耸肩:“要不你又没准备什么,我要不调整好‘射’击角度,‘乱’飞到‘床’上怎么办?洒满一地板怎么办?‘弄’到你衣服上怎么办?这是我灵机一动啊,没有办法的办法,相比起脸上、嘴里,这还可以接受吧?”

“你怎么不‘弄’你自己身上?”安宁宁没好气的跑去刷牙漱口,不过也没有之前那么大的怨气了,相比起来,这还是轻一点了。但一想到刚刚差点被爆了一嘴,让她又不禁使劲的刷牙起来。

蒲阳也没有闲着休息了,这房‘门’关着、户关着,多少还是会留下一点气味的,虞雪霜没有经验,可能会被浴室的命令味道掩盖,但谭馨肯定会觉察到。

他起来把户打开透风,为了不让外面其他楼可能看到屋内,开户的时候他没有拉开帘。随后他自己也从帘旁边过去,在口呼吸一下凉爽的鲜空气,眼睛也张望了一下整个小区。

这一望过去,他不由得惊了一下!

他赫然从近的几栋楼斜角穿‘插’过去,看到比较远的一端的一栋楼,大概也是18、9楼的高度,有人正架着一个望远镜看这边!

他会发现,是这个卧室户方向正好对着,如果他在天台,视野开阔,就未必关注到这个角度比较远的楼层。这还得益于是因为夜晚灯光的关系!

卧室内开着灯,他没有拉开厚厚的帘,而是人从旁边走到了帘后对着户,外面看不到里面,他也成了背光,看不清楚了他。而那栋楼的人,则可能是因为监看久了疏忽了,没有拉上厚帘,只是拉上了薄纱,望远镜在纱中间,如此虽然看不清楚具体,但确实能清楚的看到人影和望远镜。

这个发现之后,蒲阳马上将身影退开到边上,确保帘遮住了,才探头张望,细细观察了一会儿,他还是确认了,那个望远镜不是用来观星的,就是对着他们这栋楼!因为距离有点远,角度稍微有点偏差,观测楼层都会偏得比较大,所以他也不能确定就是在看这一套房,但肯定是这一栋的高层。

蒲阳是不相信过于巧合事情的,尤其是近他一直很谨慎,等着有人找麻烦。虽然今天赫海那里得到了他本人不了解的信息,有天师府放话罩着和慕容的抬轿,让他麻烦锐减,但未必就没有人了,当利益够大,或者胆子够大,就什么都不怕了。而安宁宁能想到用虞雪霜来威胁他,其他人就不用说了。上次他从这里走的时候,还觉得有点不对劲,现在马上就高度重视了。

退一步说,就算不是冲着他来的,那户人只是一个普通人,但这样晚上用望远镜窥视这边,用心也绝对不纯。抛开会离开的安宁宁和谭馨,身为普通人的虞雪霜常常被窥视就危险了!好一点只是被偷看,坏一点则可能是在‘摸’清作息规律,企图设计侵犯!

“干什么?还想着偷看别人?”安宁宁刷牙之后出来,看到蒲阳偷偷‘摸’‘摸’的样子,没好气的说。

“过来!”蒲阳直接把她拉了过来,从旁边钻入帘后面,确保没有拉开帘,然后低声说道:“正对着远一点的那栋楼,大概平行高度的那个卧室口,你看过去!是不是看到望远镜和人了?”

安宁宁被他‘弄’得莫名其妙,还以为他是不是又想要像那晚在天台上一样从后面搞她,正伸手从后面护住‘花’园,并想要发火,听了这话愣了一下,马上根据他说的看了过去。

“‘操’他爹的!谁想要偷看老娘?我这就去扒了他的皮!”发现还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她的火气马上上来了。被蒲阳那啥发火都不管用,她正需要一个宣泄口,有变态男撞上枪口了,她当然不会客气。

“你去会误事!”蒲阳把她拉了回来,严肃的说道:“不说你那暴脾气,对方监视着这里的话,肯定很熟悉你了,你一出‘门’就会发现,马上就会转移证据……”

“老娘要什么证据,直接开打就是!敢偷窥我,活得不耐烦了!”

“如果人走了呢?你从这里过去,还是人家从屋内出去?等你过去,人家已经电梯下去,直接走人了。或者就是到了隔壁,到了下面一层,在楼梯间……你也找不到人,难道你要把那一整栋楼翻遍?一个人翻找得过来吗?”

“那你说怎么办?”安宁宁皱起了眉头,不耐烦的说。

“我刚才没有拉开帘,按道理应该没看到我们,所以暂时不要打草惊蛇,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一切照旧。等会儿把客厅的纱拉上,但不要把厚帘拉上,让对方能看到屋内有人,但分辨不出具体。你们继续如常,我再过去揪人!”蒲阳马上做出了安排。

安宁宁觉得蒲阳的安排有一定的道理,但她的邪火不发泄出来,是会要爆炸的,还是坚持说道:“要么我去,要么你去的时候,带上我一起去!有馨姐和霜儿在这里掩护就可以了。”

蒲阳奈,怕她冲动之下直接拉开帘对望远镜比中指之类的举动,只能答应了她。

安宁宁也暂时放下了和他的恩怨,有过之前咬的活动,也没有什么尴尬的了,当着他的面找衣服换了,等会儿要出‘门’打架,当然不能真空睡衣。

北京股骨头医院地点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可信吗
吉林妇科医院排行榜
江西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邯郸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