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采个娘子来养家 433 本事与玩心

2020-01-13 14:4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433 本事与玩心

柳老爷痴心妄想,想在和圳婚事里头掺一脚,宋秀秀可还没糊涂:和圳那是天底下头一份的香饽饽,多少有根底的人家近不得身,哪里轮得到他们这样没根底的人家?

同宋好年亲近,是她运气好,可要是仗着这份亲近去算计和圳,别说皇家震怒,就是宋好年一家子,往后也难来往。

她好容易从火坑里爬出来,嫁到好人家,才要和柳三平好生过日子,柳老爷提这一出,岂不是又把她往坑里推?

宋秀秀抱住圆圆死命摇头,心想,要是柳三平也妄想攀高枝,随口应下,她就是拼着再离一回婚,也不能做下这样没良心的事。

好在这世上事情,多半讲个缘法,柳三平跟宋秀秀原先没缘分,这才结成夫妻不久,就很有些夫妻相,遇事也能往一处想。柳三平还不晓得和圳具体身份,只晓得是皇亲国戚,遂对柳老爷摇头道:“族长大伯,我们家的情形你也晓得,哪里敢去攀扯贵人?再说还有几重孝,都还没出孝,更

不敢提喜事。”

柳三平拒得坚决,柳老爷也没法子,他就是再热心,也不能越过人家爹娘去提亲事,只好怏怏出来,回家去对着孙子叹气。

荣哥儿只道自个儿哪里做得不好,惹祖父失望,越发发奋读书,连出门找和圳他们玩耍都顾不得了。

柳老爷还当孙子跟和圳闹翻,心里直打鼓,问荣哥儿:“这些日子,你咋不去找和圳玩?”

荣哥儿沉默一下才道:“玩得太多,只怕落下功课,让祖父失望。”

柳老爷一下子把荣哥儿抱到膝盖上,自打荣哥儿六岁以后,柳老爷就没这么做过,荣哥儿有些不习惯,扭着身子,又怕他祖父扭着腰,只好别别扭扭虚坐着。

柳老爷拍拍荣哥儿:“你放心坐,我还没那么老,你坐不坏!”

荣哥儿这才坐实,靠进柳老爷怀里道:“我会好好读书,将来考科举做官,光宗耀祖,让祖父扬眉吐气。”

柳老爷问:“宋家的和圳是啥人,你晓得不?”

荣哥儿点头:“他是皇孙,再过些年,就是皇帝。”

柳老爷一下子笑出来:“我的傻孙儿哎,你既晓得他就是皇太孙,还捂在家里死读书干啥?你就是读书读透了,还能强过跟皇太孙关系好?”

柳老爷自个儿读书人出身,其实还要讲个清高,要不趁着如今和圳年纪小,自然而然打好关系,再过些年和圳逐渐长大,再要奉承就显难看。

小孩子家家,爱在一处玩本就寻常,扯不到趋炎附势上头。

荣哥儿年纪比和圳还小,等他能科举,只怕和圳已是太子,等和圳年富力强、需要得用臣子时,荣哥儿正当年纪。人说简在帝心,为啥格外看重这个?就因为天底下那么多官员,譬如有一事,甲乙二人差不多,都能做得,偏皇帝记得甲这个人,却连乙的名字都没听过,那这桩事

情自然归甲。一回两回不显,三五桩事情下来,甲的功劳就是比旁人高出一大截,皇帝看他得用,自然更为倚重。

荣哥儿与和圳已是相识,柳老爷只怕一件事:如今两个人年纪都小,到荣哥儿走仕途那时候,万一和圳贵人多忘事,将荣哥儿忘到脑后,那岂不是白相识这一场?

所以柳老爷明里暗里要孙子多与和圳玩耍,联姻不成,总要给皇太孙留个好印象。

柳家规矩大,柳老爷自来说一不二,就是柳大少爷也不敢犟嘴,倒是荣哥儿仗着隔代亲,在柳老爷跟前还活泼些。

柳老爷说话,荣哥儿不见得全听,譬如此时他就认认真真道:“祖父这话不对。”

柳老爷一愣:“我哪儿不对,你跟我说说。”

荣哥儿道:“祖父治家,是看那些个又能为的管事厉害,还是光听谁说话好听,就叫他管事情?”

柳老爷明白荣哥儿意思,笑道:“自然是又能办事,又会说话的。”荣哥儿不防祖父这样回答,愣了一下才说:“祖父说得是,又有本事,又会说话的最讨人喜欢,可要是只能选一样,还得选能做事情的那个。我还没本事哩,就是跟圳

哥儿玩得再好,考不上功名到不得他跟前,又有啥用?”

“就是走运,他赏我一官半职,我在他跟前做个只会逗闷子的词臣弄臣,祖父脸上难道就有光?倒不如踏踏实实做起,他晓得我勤奋,就不会忘记我。”

和圳要管这么大的天下,就不会讲一个只会逗他玩耍的伙伴放在心上,真正能得他尊重的,还是股肱之臣。

荣哥儿声音清脆,调理清晰,说得柳老爷一时间哑口无言,半晌才问:“这是谁教你的?”

这样清晰有力的道理,荣哥儿这个年纪的孩子很难说出,但凡有,多半是神童一流人物,柳老爷虽爱荣哥儿聪明,却晓得轻重,自家孙子不是神童。

荣哥儿迟疑一下,说:“我娘教我的,她的原话我说不全,这里头也有一点我自个儿的想头。”

柳老爷点点头,果然如此,他一把年纪,竟不如儿媳跟孙子看得透彻,险些儿把身家性命都押到那没影子的事情上头,邀宠,再得宠,还能当得上朝廷重臣不成?

娶个同年家的闺女,娇弱些,清高些,可头脑清楚,心地也好,这儿媳妇就没娶错!“你娘说得对,是祖父想差了。”柳老爷喟道,“你好生读书去,读完书再去寻圳哥儿玩耍,别太累着自个儿,也别耽误他功课。回头见着你娘,告诉她,叫她开库自个

儿挑两套好首饰,就说是我说的,挑最好的。”

荣哥儿瞧出祖父这几日都有些焦躁,这会子倒好了,遂放心去用功。

他们家里平静下来,柳老爷惹出来的风波还在柳三平家里激荡,宋秀秀担忧得不行,到底坐不住,同丈夫说:“我得去寻二哥说说!”

要是叫柳老爷赶在前头说出那话来,她往后也没脸再见宋好年。

柳三平道:“带上两个娃,我和你一道去。”

两人遂带上孩子迤逦往宋好年家中,圆圆牵着骏儿的小手,一个一个给他说:“这是和圳哥哥,这是宜安姐姐……”

骏儿话还说不大利索,只管咧着嘴冲哥哥姐姐们笑,轮到如纯跟前,圆圆还没说话,骏儿指着如纯道:“的的!”

“哎呀,这是弟弟!”圆圆跺脚,惹得大伙儿都笑起来。

百合看见骏儿,就想起陶彩霞来,这孩子眉眼生得像娘,怪秀气的。她问宋秀秀:“这几日过得好不好?”

宋秀秀点头说:“都挺好,这回我真是遇着好人哩。”

她热孝中成亲,虽不能圆房,可柳三平一家子没人挑三拣四,她跟柳三平两个一开始还有些生疏,慢慢熟悉起来,你敬我,我敬你,也算得上和美。

给人说一回媒,总盼着他们和睦才好,听见柳三平夫妻两个都说不错,宋好年跟百合才放心。宋秀秀就半含半露地说起柳老爷那点子痴心:“到我家来,说要把圆圆说给个富贵人家的小公子,我们想着,这哪里般配,就给推了。回头你们要听见风声,可别怪我

贪图富贵,我是想过好日子,可也要晓得自家斤两。”宋好年夫妻两个对视一眼,晓得那富贵人家小公子多半就是和圳,百合点头笑道:“你这想头就没错,虽说三岁看老,可现如今圆圆才几岁?这样早说定,要是长大两

个人不睦该咋办?又或是出个别的啥变故,如今哪里料得到,你说是不是?”讲究点的人家,都不大爱订娃娃亲,就怕中间出点啥事情,耽误两个好孩子。像有些人家,连儿女都不问,就要指腹为婚的,既不考虑这孩子将来爱啥样的,也没想

过万一两个人过不拢要咋收场,那才是对孩子不负哩。

宋秀秀把这个话透给百合,自个儿就放心了,看圆圆他们几个玩得正好,索性催柳三平:“你还有啥事,快些说完家去,我看着他们,过一阵再回去。”柳三平也有事情想跟宋好年说:“前头彩霞去了,我半年没给家里赚过一文钱,成日家不晓得在干啥。大年哥,我如今想通了,去了的那个,再疼也是去了,总要看眼

前日子。这一家子有老有小,我得想法子抓拿些嚼裹。”

宋好年不禁笑起来:“你想通就好。”

“我听说朝廷派来的大匠在修女学堂,大年哥,你看我去打下手成不?就是叫我做学徒的活计也成,跟着大匠,能学多少东西!”

宋好年应下,回头就问昭仁,昭仁说:“我那里正缺匠人,二哥你手里明明有信得过的人,还整日看着我上火,真不厚道!”

一句话,定下柳三平过两日就去县里给将作帮忙,也不用做学徒,只管做他拿手的门窗家具,还另外分给他两个帮手。宋秀秀在家照看老人孩子,隔十天半个月,或是柳三平回家来,或是她做些肉酱之类的吃食去县城送给丈夫,这个家越发像样起来。

黄州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洛阳市第二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哪家医院看癫痫最好
遵义治疗癫痫专业医院
湖北妇科治疗方法
分享到: